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乞夫

2018-12-07 16:38:51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第 1 部分

    淘肉文

    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你是不是該啟程了?慵懶的男x嗓音裡帶著幾分戲謔。

    ……

    這件事情關係重大,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也不會勉強你。

    ……聽他在扯!說得那般好聽,其實,不就是公報私仇,懲罰他當r所說的話?不過,即便是現在,他仍然認為自己的想法洠в繡e。

    欸,你也知道,這麼多侄兒中,我最疼愛的是你,最信任的也是你,所以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唯一放心j託的人,也隻有你了。瓷器相撞的輕脆而悅耳響聲,果然好茶。

    我最恨去那種地方了。咬牙切齒的聲音,可見他的懊惱有多深。

    形勢人,你也知道的。

    憤恨地看了看那個悠然品茶的男子,說實話,還真看不出來所謂的形勢有多人。

    過不了多久,我也要離開京城了,為了讓我安心,你一定要走上一趟了。話說到這裡就夠了,來,告訴我,你會不會去?低低的磁x嗓音勾人心魂,聽之讓人甘心將命都j付到他的手中。

    ……

    嗯?

    該死的,我去,我馬上就去,滿意了吧?年輕的嗓音裡面有太多的不滿與氣惱。

    果然是我的好侄兒。聲音裡面充滿的何止是滿意,簡直是愉悅到了極點。

    ……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第一章

    清新的空氣,綠郁的樹林,一叢又一叢初生的絨草,輕踏上面,如同行走在一張又軟又厚的毯子之上。

    顏水柔輕盈且愉悅地在這片青翠的竹林裡穿梭,時不時蹲下身去,用小鋤挖開濕潤的泥土,將那鑽出地面的可愛小筍掘出來,放入竹籃之內,精巧的竹籃裡面,已經堆了不少粗壯而鮮嫩的筍兒:她從懷裡拿出乾淨的棉帕,拭了拭額頭上微沁的薄汗,雖然是春天的清晨,但一大早走入這深山裡采筍,也不是一件輕易的事情。

    不過,望了望竹籃裡漂亮的春筍,再看看四周初春氣息濃郁的山林,即便覺得有點累,但仍然心情好到想要在這美麗的林間清唱一曲。

    三月裡的氣候,乍暖還寒,昨夜的一場春雨,讓碧草上沾滿了水霧,一點一點的水珠兒掛在草尖上,等待著陽光出來讓它們融入空氣裡自然的清香之中。

    早起的鳥兒在茂密的樹葉中婉轉揪唱,間雜著振翅高飛的撲簌聲,清香的野花盡放著,襯著濃綠的樹葉,將整片林子裝點得分外美麗,如同世外仙境般。

    空氣清新得讓人的每一下呼吸都覺得舒爽至極,她採下一朵潔白的花兒,放至鼻間輕嗅,那濃郁的香味,讓她唇邊盡開燦爛的笑容,這樣的r子,每天都覺得再怯意不過了。

    有幾分吃力地拎起滿載的竹籃,今天的收穫真的很不錯呢,筍兒又鮮又嫩,還有那一朵又一朵可愛的蘑菇,都是美味的食物;看了看天s,雲兒已經映s出粉紅的光芒,看來,太陽馬上就要出來了。

    啊,想起昨兒應承全伯,今天早上要幫他做早餐呢。

    誰知道這林裡景s太美,讓她忘了時間,還是快點回家吧;剛好,有新采的筍兒,就來做筍片清粥吧,又開胃又好吃,而且也適合老人家食用。

    快步繞出這片竹林,順著堆砌好的青石闆路往山下走去,在經過一個三叉路口時,頓了頓足,看著那透出薄曦的天空。

    如果走這條尋常的山路下去,隻怕趕不及為全伯做飯,他每天都那麼辛苦工作,如果不能吃頓豐盛的早餐,又怎麼有體力?於是她想了想,便往側邊的小路走去。

    這是一條比較偏僻的小路,路上雜草叢生,還有密密的樹枝遮擋著,因為行走不方便,所以平r裡少有人跡;不過,順著它下山的話,可以省掉大半的路程呢。

    顏水柔摚ч_擋路的枝椏,草叢的水霧將她素s的鞋面給打濕了,秀氣的眉兒微皺,一心想要趕路,無暇去理會。

    唉,都怪自己,看昨晚下了場雨,想著竹林肯定冒出不少春筍,加上全伯最愛吃的就是這個,她才會大清早爬到山上,卻因為筍兒又多又嫩,讓她開心地隻顧著采筍忘記時間。

    轉過一條清澈的溪流,開春不到一個月,溪水隻是捐捐的細流,不過淙淙的流水聲聽來分外動聽,初升的淡淡陽光照入叢林中,s出一道道又直又亮的光芒,將春意盎然的樹林照s得分外美麗。

    想著再繞過眼前的陡坡,就可以順利下山回到可愛的小山村了,她的腳步變得輕快起來;看著滿籃的春筍與鮮菇,腦裡思量著要為全伯做什麼好吃的?

    嗯,這些都是鮮味,加些r,可以燉一鍋好湯,讓全伯嘗嘗。

    坡下是一潭深水,是由從雲霧山頂流下來的無數條溪水匯成的大湖泊,清晨湖面上瀰漫著裊裊的白霧,透著冰寒之氣。

    她順著湖畔慢慢地走,小心踩過湖邊厚重的綠草,免得被絆倒。

    天氣正涼,她卻趕得一身汗,擡頭用帕子拭汗時,忽然被前面一團黑乎乎的枺西給嚇得停住腳步,那個,是什麼?

    純淨的容顏上佈滿著疑惑與絲絲好奇,站了好一會,確定那個枺西不會動時,她才慢慢地移步上前,想要將之看個仔細,難道是受傷的動物?

    越來越近之後,她將之看得清楚了,啊,原來不是牠,而是個人!而且還是一個半身趴在湖邊,不知是生還是死的人。

    緩慢的腳步停了下來,輕咬粉唇,她想著:到底應不應該上前去看個仔細?

    本能告訴她不要再好奇下去。

    一個在深山湖邊躺著的人,很有可能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人,她聰明的話,就該直接走人,回村裡去報告村長;可是萬一那人洠в興潰她就邩幼吡耍豈不是害他失去活命的機會?

    猶豫了一會,天生的善良戰勝了理智,她走上前去,探身往下望。

    這是一個成年男子的身埽,由於他是舙趴在草叢中,所以她看不清楚他的臉。

    不過,她想,他一定是個有錢人,因為他身上穿著的衣裳,是用精緻到極點的布料與繁眩的針穉在在锸境龃巳瞬環駁納韮r,雖然是低眨的黑色,被早春的露水還有湖水給打濕了大半,但也掩不住那一身的貴氣。

    打量的目光從頭到肩膀,接著立刻抽回到那烏黑的髮絲之中,那黑亮的髮絲竟然黏著已經乾涸的血跡,一個好大的傷口就這樣大刺刺地呈現在她的面前,她驚訝地倒抽了一口冷氣。

    天哪,這個人竟然傷得這般嚴重,頭被打破了,流了好多的血,將肩膀與草叢都染紅了,而他的身上,也到處是一道道的傷痕;她擡頭望了望一旁陡峭的山崖,想著他很有可能是從這高崖上摔下來的。

    從這麼高摔下來,那他,還有救活的希望嗎?

    伸出纖白的小手,深深地吸了口氣,鼓起勇氣扶住他的肩膀,想要將他從湖裡拖出來翻正躺平;啊,好重,這就是男人嗎?這麼沉重,讓她費了好大一番氣力才將他翻了過來。

    凝眸一看,不由得愣住了,竟然是他!

    濕潤的髮絲黏在他蒼白的男x面龐,有幾分熟悉,但更多的是陌生。

    而她不知接下來該做什麼,將他翻過來之後她才發現,他胸口居然還有一個更可怕的傷口,破碎的衣物下的傷口被湖水泡過已經泛白髮模В凰流了那黱多的血,而且還傷在頭部和胸口,還有救活的希望嗎?

    可是一想到他如果已經死了,她的心就立刻緊縮了下。

    欸,自己到底在這裡想這些有的洠y淖鍪顫n?現在馬上要做的,應該是確定他到底還有洠в瀉粑啊!白皙的小手10澋靥街了的鼻端,感觴到那噴灑在她皮膚上幾不可感的氣息。

    呼,一顆心總算暫時落了下來。

    洠死,他還有呼吸,不過,如果現在不趕緊將他救回去,隻怕他離死亡也洠в卸噙h了,手指下冰涼的膚櫻告詖她,他肯定已經在這濕涼的草地上和湖裡躺了很久,就算不會傷重而亡,恐怕也會失溫緻死。

    事情緊急,不容她多加考懀В她從內裙上撕下乾渜的裙襬,將他胸口的傷口簡單地包紮一下,再用帕子將他頭部的傷口也勉強包好;然後吃力地扶起他沉重的身體,那巨大的壓力差點讓她站不住腳,重喘著吸了好幾口氣,才勉強穩住身子,顧不得放在一旁的竹籃,她攙著他往家的方向走去。

    幸好,她不是什麼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從小生活清苦,辛勤工作,讓她擁有比較好的體力,雖然外表看來柔弱文雅,但還是有幾分氣力的。

    即便這裡離她居住的地方不算近,她還是咬牙將她扶了回家,一路走來,已經是氣喘籲籲且渾身汗濕,將他扶躺在自己墸著柔軟棉毯的大床之上後,她的腿差點軟得直接癱在地上;努力喘了好幾口氣,才勉強恢復些氣力,坐起身,小心地將他的頭往一旁側去,免得壓到那已經停止流血的傷口。

    為他蓋好被子之後,她連忙跑到屋外的廚房,將一直暖在竈上的熱水端進來,打算為他清理傷口,不過,他傷得那麼重,到底能不能救活,還真是未知的事情呢,唉……

    洗乾淨傷口,敷上止血消模y牟菟帲再用乾渜的布條替他將頭顱包紮好。

    雖然羞澀難當,但他一身的刮傷和胸口的傷口若再不處理怕是會更嚴重,隻好咬牙為他除下衣裳,將他身上所有的傷處一一處理妥當;全處理完之後,才知道他當胸的那個傷可怕到什麼地步,又深又寬,而他居然還活著,真是……

    臁巧的小手忙碌了差不多一整個時辰才弄好,用棉帕將自己不知是緊張還是害羞流出來的汗珠兒擦掉,她長長地籲了口氣;該做的,她都做了,這些草藥與包紮之類的知識,都是她以前跟山裡的獵戶學來的,而藥草則是她從山裡採來的,對止血有奇效,至於他可不可以活下去,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你一定要活下去,知道嗎?握住他那寬大的手掌,輕輕地說道,望著那陷入昏迷的臉龐,即便是不省人事,但那天生的貴氣與俊美,怎麼都遮不住。

    唉,世事真是難料,想當初與他相遇時,他是多麼的意氣風發又風流倜儻,她當時以為她與他,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再也難有j集,誰想今天在這樣一個偏僻的小山村,他們再次相遇了,而他,竟然還生死未蔔。

    命哂袝r候,真是會捉弄人啊。

    顏丫頭、顏丫頭?慈祥的聲音在屋外響起,打斷了她的沉思。

    啊,是全伯,糟糕,她將他給忘到腦後了,連早餐都洠в袔退做;看看天色,更慿,都到晌午了,真是要不得,竟然就這樣發呆,連全伯回家了都不知道。

    羞紅著臉,放下了自己握住他的手,為自己這般大膽而感到心虛,望了望他依然昏迷的俊容,她起身出去應門。

    看見她纖細的身影出現在院門口,全伯年邁的臉龐上有著放心的神s,啊,顏丫頭,原來你在家,今兒一早就不見你的人影,讓我好生擔心呢。

    對不住,全伯,讓您擔心了。柔笑著為他打開籬笆圍成的小門,迎著他進來。

    說什麼對不起,看見你洠事,我就放心啦。」性格豪爽的張枺全望著這個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姑娘,臉上有著欣慰,走進院裡再跨入屋內,卻被那躺在床上的男人給嚇得立刻變了臉s。

    顏丫頭,這……這是怎麼回事?天哪,是不是他老了,所以老眼昏花了?竟然看到顏丫頭的床上躺了個男人。

    全伯,他是我今兒一早在雲霧山上救回來的人。知道自己如果收留一個大男人在家裡,是怎麼也瞞不過關心她的全伯,所以顏水柔直接將今天的事情一一解釋清楚。

    聽完她的話後,全伯深深地歎了口氣,唉,丫頭,我知道你天生心腸好,樂於助人,但是這個人來歷不明,而且還身受重傷,能不能救活都不一定,你留他在這裡,很危險的。不論是救活還是救不活,都是個大麻煩,再看看他的穿著和所受的傷,這事情恐怕簡單不了。

    我明白。低下頭來,她又何嘗不知道自己此舉太過冒險?可是,她真的不能就那樣丟下他不管啊。新禦宅屋

    那你還……

    如果我洠в鋅吹劍那就洠мk法;可是我遇上了,怎麼可能見死不救?水眸認真地望向全伯,我相信全伯碰上這種事情,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真是該死的,太瞭解他!

    張枺全愣住說不出話來,沉默半晌,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要不要先去報告村長?這事可大可小,還是說一下比較好吧?

    先別說。她心急地說道:我們還搞不清楚他的事情,如果貿然報告村長,說不定會給他帶來危險。

    他那般尊貴的身份,竟然會受這麼重的傷躺在山下,其中肯定別有內情,在他洠в行褋碇前,她可不敢輕舉妄動。

    可是……想來想去都覺得不對勁。

    好啦,全伯。顏水柔上前挽住他的手臂,有您住在我旁邊,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拜託啦。

    欸,真拿你這丫頭洠k法。全伯無奈地看著那個一臉撒嬌的女娃兒,心軟了,那把他擡到我家吧,畢竟你一個女兒家,跟一個男人單獨相處就是不妥。

    全伯,我知道您是為我好,可您瞧瞧他現在的樣子,可以再移動嗎?

    張枺全打量了下,自然是瞧見了男人钌閑乜诘鬧貍,還真是不能再動了,不然活命的機會就更微,那如果他稍微好些,就讓他住到我家去。

    謝謝全伯。她甜甜地一笑。

    可惜村裡唯一的那個孫大夫出去行醫,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唉,這小子救不救得活都不知道……

    全伯,我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就隻有j給老天爺。她一定會仔細地照料他,希望他吉人天相。

    你萬事都要小心,一有什麼事情,記得要告訴我。

    我就知道全伯最好了。她開心地笑著,我去做飯,嗯,就做您最愛的山藥燉排骨吧。竹筍和鮮菇都已經洠в辛耍乾脆就做別的吧,順便再煮點r骨粥,等他醒來可以吃一些。

    精丫頭。拿她洠h地歎氣,這個小姑娘,心地善良,對長輩又好,從小就特別得他疼愛,讓他想不讓步都難。

    痛,好痛!腦裡好像有一把無比鋒利的刀子在一下又一下地刮著,連r帶骨都刺痛難當。

    全身上下一會兒如同泡在佈滿冰塊的水裡奇冷無比,一會又像被烈火焚燒一樣灼熱難當,他呻吟並輾轉著,想要從中解脫,可是好難好難,他拚命地掙紮也逃不開,稍稍一動,胸口就傳來鑽心地疼,這樣的疼,他從來都洠в畜w會過,好難受又好辛苦。

    忽然,一雙小手輕輕地撫上他的額頭,為他帶來一絲清涼,神奇地撫慰了他的痛苦。

    是誰在撫摸他?好柔好軟的手,給他帶來了安撫,他緊皺的濃眉慢慢地舒展開來,一切似乎變得舒爽起來。

    矇矓間勉強地微睜眼眸,看見一張溫柔而恬靜的芙顏,拿著帕子很輕地在他的額上輕拭,動作間帶來絲絲涼意,讓他火一樣發燙的身子慢慢地平靜起來。

    她是……

    來不及說話也來不及思考,劇痛與暈眩再度來襲,他安靜下來,再次沉入黑暗之中。

    再度醒來時,一室的明亮與溫暖,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才睜開酸澀的眼皮,印入眼簾的是滈偕的明亮爐光,眨了幾次眼,等那種刺眼的模糊感覺消退後,他打量著四周;這是一間敚гo很簡單的房間,桌上一支蠟燭默默地盡放光17樟輛郵遙而房裡洠в袆e人,隻有他躺在床上,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全身虛弱地連擡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洠в小?br /

    為什麼會這樣,頭痛得彷彿有人拿大錘在裡面狂敲,還有他的胸口,每一下呼吸都帶著痛感,身上一絲的氣力都洠в校此時此刻,他虛弱的連初生的嬰孩都不如。

    你醒了?一道清柔的嗓音在房門口響起。

    他費力地擡眸,看見那個溫婉的少女端著盆慢慢地走過來,他皺著眉,為她那幾分眼熟的臉蛋而疑惑,她很像……他耄bs中看到的那個女子

    顏水柔一進門就看到他睜開雙眼,她的心立刻跳得飛快,差點連手裡的水盆都端不住,努力地呼吸幾口才勉強開口,一步步地走過去,既害怕又有些許的驚喜。

    看他微微地張唇,似乎要說什麼:你……

    聞言,她的心提到嗓眼。

    是誰?

    聽見那疑惑的問句,她的心很快地又回落了,帶著幾分失落,他不記得她也不認得她了,也是,像他那麼高高在上的人,對一個毫不起眼的小丫頭又怎麼會有印象。

    我姓顏,顏水柔。她將水盆放在一旁的小桌上。

    顏……水柔……

    她的名字從他的嘴裡念出來,有一種讓人害羞的怪異感覺,她努力地克制住自己莫名的思緒,道:真好,你終於醒了。

    我……

    你昏迷了整整四天。她將帕子在水裡擰乾,然後在他的額頭輕擦。

    真的好熟悉,他緊緊地盯著她的動作,她好像他矇矓間看到的女子,是你一直在照顧我?

    嗯。

    看來,真的是她,我怎麼了?

    你受傷了,我把你帶了回來。幸好他醒過來了,不然她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四天他一會全身冰涼,一會渾身燙得像火,甚至昨天還一度連呼吸都洠в辛恕?br /

    全伯一直說他可能好不了了,她嚇得r夜守在他的身邊,為他餵藥、換藥、包紮、蓋被和擦汗,所有能做的都做了,但她畢竟不是大夫,唯一會的隻有那些還稱不上醫術的手法,這還是偶爾幫助孫大夫出詴r積累起來的;再加上因為她爹以前是這個村裡唯一的教書先生,家裡的書,種類還算齊全,甚至還有幾本醫書她曾經看過,所以算是明白一些醫理,但也從來都洠в袑嵺‘過,就連藥草,都是她在山上遇到獵戶指給她認的。

    這幾天她不斷地祈叮把他巜貋恚如果洠в修k法救活他,她會很難過的,也總算是他命大,又醒了過來;棉帕下皮膚的熱度已經不再燙得嚇人,他的燒退了,這是不是表示他暫時不會有危險了?

    受傷?他英挺的眉皺起來,似乎不明白,想了很久,薄唇緊緊地抿著,目光銳利地望著她,我……是誰?

    啊?

    第二章

    他失去記憶?

    顏水柔坐在桌前,望著他沉睡的臉龐發呆,原本以為在書裡或戲文裡面才會出現的情景,居然真的在現實中出現了。

    他醒過來了,卻不知道自己是誰,在她回答不了他的情況下,他的神s非常不好看,但他卻很有自控力地克制住洠в邪l脾氣;現在他安靜地睡著了,可即便是睡著,他的眉還是皺起來的……他,應該不高興吧,換了是誰都很難開心得起來,畢竟,洠в姓l可以接受一覺醒來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那她到底要不要告訴他?

    可事實上,她也不是很肯定自己認識的那個他是不是他呀。

    雖然長相真的很相似,但這世上並非洠в邢嗨頻娜耍而且那個他應該在京城,那種煙繁之地,富貴之鄉,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偏遠的西面,還傷得那麼重從懸崖上摔下來呢?

    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可他又實在是跟那個人太像了,她凝眸望著他,彷彿又回到了她與那個人最初相遇的那一天……

    喂,小丫頭,過來陪哥哥開開心啊。

    一身酒氣與流氓氣息的幾個男子擋住她的去路,看著這個臁秀的姑娘,心皐難耐,甚至想要動手去摸她那張看起來滑得不可思議的小臉蛋。

    不要。顏水柔慌亂的小臉上滿是不安與恐懼。

    為什麼事情會這樣,一個人倒黴起來,是不是所有的壞事都一齊找上門?

    幾個月前爹爹因病去世,她立刻成了無依無靠的孩子,遵照爹爹臨終前的囑咐,她辛辛苦苦地整整走了好幾個月的路,才來到京城,想要投奔多年未見面的大伯,誰想到大伯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搬走了,不知去向。

    投親不成,她想著回小河村,自己照顧自己,懀著自己的努力,至少不會餴死;誰知卻會碰上這樣一群無所事事的地痞流氓,被他們擋住去路。

    怕什麼?帶頭的人涎笑著走上前,抓住她的小手,來回撫摸著,仗著平r裡在京城街頭橫行霸道,無人敢管,況且現在夜s已晚,更加洠人來理叻N閒事;他使勁拉著她,想要將這個無意中看到的小美人拖到暗處爽快一番,一會兒哥哥會好好疼疼你的。

    哈哈哈哈……身後的嘍蹋衳叫著,想到今天唿N好撸碰上叻N上等貨s,都開心得要命。

    放手,放開我!顏水柔拚命地掙紮,想要敚脫那個男人的桎梏,他好臭,又好髒,讓她噁心得想吐。

    為什麼會這樣,他們紫旭國不是號稱最太平的國家嗎?新禦宅屋

    路不拾遺,夜不椋戶,尤其是在天子腳下,治安更是好得出奇;這些r子,走遍京城大大小小的角落尋找大伯,她都洠в諧鋈魏我馔猓心裡非常感佩京城的良好秩序,為什麼在打算離開的這一晚,竟然被她碰到這種事情?

    啊,救命,救命啊!她尖聲呼救著,希望有人可以伸出援手來幫幫她,那個男人的手好噁心,一直在摸她的手腕,讓她全身都僵硬起來。

    不要叫!男子伸出肥厚的手掌摀住她的小嘴。

    該死的,如果讓她的呼救聲引來巡夜的官兵,那他就麻煩大了,尤其今晚還是輔政王爺的大婚,他要是被抓到,那可能連命都洠в小?br /

    不過,瞧這身細皮嫩r的,男人嘴裡不斷地分泌唾y,用力地將她拖往那無人的黑暗後巷,想要私下解決她,這年頭,還是有s膽包天的人。

    唔……唔……被摀住了嘴兒,讓她隻能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難以抵抗男人天生的力氣,被他一步步往那漆黑的巷子拖去,漂亮的大眼裡充滿了淚水。

    天哪,誰來救救她?

    眼看離光明的正街越來越遠,她被救的希望也越來越小,淚珠兒一串串地從臉頰上滾落。

    不要啊,雖然她不是什麼名門椋秀,但也是清清白白的女兒家,如果就邩穎灰蝗賀i狗不如的畜牲給侮辱了,她寧願死!

    搞什麼鬼!一聲男x嗓音突然在他們身後響起,充滿著不耐與怒火,讓所有的人都定住了動作。

    顏水柔倏地張大眼睛,有人來了。

    唔……救命啊!身子被地痞飛快地拉著轉過去,望向來人。

    他就站在巷子的陰暗處,看不清楚面容與衣著,但不知道為什麼,所散發出來的懾人氣息讓人心驚膽顫,他週身好像燃起憤怒的火焰,正宣告著:生人勿近!

    喂,小子,識相的就給老子讓開,別礙了大爺的好事。看清楚那人隻獨自一個,帶頭的馬上就囂張起來,呼喝著。

    哼!冷冷的一哼,帶著幾分不屑。

    你哼什麼哼?不滿意那個看不清容顏的傢夥高傲的態度,帶頭的吼道。

    真傷腦筋。男子輕聲歎息著,如同惡魔的低語一般:論理,這種事情我還真不想管,可是,你們太洠a哿耍瑩趿宋業穆貳!?br /

    一個大步,跨出陰暗處,街上燈火將他俊美的臉龐照得一清二楚,年輕的面容上帶著天生的貴氣與傲氣,卓爾不凡,即便站在這窄狹的小巷旁,也難遮那種清雋之氣。

    你這個r臭未乾的小子,一邊玩兒去,不然別怪大爺不給臉。帶頭的人大吼道,好事被打斷,心情可真差。

    不給臉?年輕男子冷哼著,猛地以一種詭異的速度近他們,擡手就是一巴掌,直接賞到那人的臉上,那我給你也是一樣。他一掌把那人打得退了幾步遠,嘴角流血,臉皮模起來,那人張嘴吐出幾顆腥氣的牙齒,痛得直叫喚。

    c!老大被打了,那群嘍蹋齻兞15虈攻而上,男子擡腿狠狠地一人一腳,將他們踹得摔到牆上,躺在地面上呻吟不起。

    主子。一道沉厚的聲音在巷子口響起:時辰差不多了。

    年輕男子低咒著,然後說道:這些人渣j給你處理。擡腿頭也不回地往巷外走。

    顏水柔怔在那裡,被突然發生的一切給愣住了,明明前一刻她都快要絕望了,可突然出現的那個男子救了她,卻又要走掉。

    等……她的話還洠в姓f完,就看到那個救了她的男子跨上馬背,飛奔而去。

    而另外一個高大的男子則是安靜地將那些躺在地上的人捆綁起來,擡頭看了看她,小姑娘,你快走吧。他還要通知人來把這群不長眼的混蛋給關進牢裡,說完,他轉身走了。

    暗暗的巷子,除了她,還有那群被綁的地痞,她不敢久待;被人救了,卻連一句道謝都來不及說,想找到那人,那人又已經不知該如何去找。

    想了想那人走的方向,還有他那一身昂貴的衣著,再想到近r京裡都在傳聞輔政王爺要大婚的消息,好像就是在今晚,據說輔政王府就在京城的枺面,與他剛剛走的方向一緻,有洠в鋅贍埽他是去12踴槎y了?

    抱著一絲的希望,她往輔政王府走去,她隻希望自己可以再遇到那人,跟他說一聲謝謝;不知道該說幸哌是不幸,等她終於走到王府前,卻被衝出來的駿馬給嚇得摔倒在地,然後一擡頭看到的,居然是她在找的那人。

    可他卻滿臉陰霾地對她說:下次走路給我小心點,女人。然後再度絕塵而去。

    從他的跟班的口中她才知道,原來他居然是寶碩王爺的兒子,也就是小王爺了,那麼尊貴的身份,自然不屑於她的道謝,她的謝意完全是多餘的。

    可他現在卻渾身是傷地躺在她的床上,該說命咂婷钸是捉摸不定?

    當初他救了她,她來不及道謝,今天她救回他,也當是回報他了;可他卻失去了記憶,不再記得自己的身份,那她到底應不應該告訴他?

    但她並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以他的身份還受了這麼重的傷,肯定內情不簡單,她如果告訴他,讓一個已經失去記憶的人再度踏入那佈滿危機的地方,會不會等於把他推上懸崖?

    她很糾結,而且她也不能百分百肯定眼前的他,就是當初的那個他,畢竟那晚他們總是隔得那麼遠,看不分明。

    她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顏丫頭。院門外全伯的臉上堆著笑,望著站在園地裡澆菜的女孩,你也休息一下,小心累壞了你。

    我不累。顏水柔放下水杓,走到他身旁,全伯今天辛苦了吧,快進來坐一坐。

    不了。張枺全把手上的野兔子拎起來遞給她,阿磊今天在山上獵了隻野兔,來,剛好給我們加菜。

    阿磊是村裡出名的獵手,脾氣好又有本事,喜歡顏水柔好久卻一直害羞著不敢說,每次都藉著全伯送些野味給顏水柔來表達心意。

    隻是一個害羞,一個又單純,所以兩人到今天也洠в薪z毫的進展。

    阿磊哥又送枺西來,咴觞N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他身手好著呢,獵隻兔子容易得很。全伯把灰s的野兔直接塞到她的手裡。

    那麻煩您幫我謝謝阿磊哥。

    張枺全雜意地摚r藫'手,然後感興趣地問道:你打算怎麼料理啊?想到顏丫頭的手藝,全伯立刻流口水了。

    就做紅燒兔r吧。

    好好好。張枺全聽得直點頭,顏丫頭就是貼心,他經常在她家吃飯,所以她對他的口味很瞭解,做的菜都是他愛吃的。

    對了,那小子有洠в瀉命c?

    他這幾天好多了呢,今天還喝了半碗小米粥。想到他傷口恢復的情況,她就笑得很開心,他醒來不到兩天,身上的傷口已經明顯好轉,看來她的藥草有發摚y階饔媚兀而且他的身體原本就極好,才能這麼快就有起s。

    哼,這小子倒真是命大,那好,明天就把他挪到我家去吧。想到一個大男人住在她的家裡,全伯就覺得不放心,畢竟是一個還洠в諧黾薜墓媚锛遙怎黱可以跟男人r夜相處,要是被別人知道了,顏丫頭還要不要嫁人了。

    他可是看著顏丫頭長大的,與顏丫頭的爹爹顏文彬是好友,因為自己無兒無女,老伴又早逝,所以他一直將顏丫頭當成親生女兒看待,尤其是文彬走後,他更是不放心這個女孩,一定要照顧得妥妥當當才安心。

    可是這丫頭天生心腸軟,喜歡幫助人,現在居然把一個大男人救到家裡來,這成何體統?幸好他們就住在村子最北,背後就是雲霧山,附近除了他們兩家再洠в袆e的人家,不然顏丫頭家裡住了個男人的消息怕是早就傳得沸沸揚揚了。

    全伯。她無奈地歎息,他現在動都動不了,怎麼挪?

    唉,這小子真是不行,才受這麼點傷,就躺在那裡動也不能動,真是的。張枺全一邊搖頭一邊往自己家走去。

    顏水柔微笑地望著他走遠,知道全伯是擔心自己,可她也顧不了什麼名聲之類的,她現在隻希望他可以盡快好起來,至於以後的事情,就留給以後再說吧。

    從昏睡中醒來,就看到她微笑的臉,這段r子她經常守在他的身邊照顧他,很奇怪的感覺,每次醒來可以看到她淡淡的笑臉,並不讓人討厭。

    你醒了?她將放在床頭的湯端過來,喝點湯吧,我燉了很久。那隻野兔大部分拿來紅燒,小部分她拿來燉了個湯,現在r酥骨嫩,湯汁鮮美。

    他一直望著她,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懷疑。

    怎麼了嗎?被他看得不自在極了,她臉蛋有些發熱,這個男人的眼睛像是有魔力一般,漆黑深邃,每次被他盯住,她都有種無路可退的怪異感。

    他依舊不語,隻是盯著她;終於,她禁不住這樣淩厲的眼神,放下湯碗,還不想喝的話,就先休息吧。她起身打算出去。

    他皺眉,終於開口,一個字一個字堅定地說:我要洗澡。

    啊?

    髒死了,我要洗澡。

    可是你現在不能動呀。他身上原來那套髒掉且破掉的衣服,她已經請全伯幫他換下來,拿了套爹爹的舊衣裳給他換上,每天她還用熱水為他擦臉擦手,又怎麼會髒?

    我不管,我要洗澡。他受不了身上怪異的感覺,這種感覺是他非常不能忍受的。

    傷口不能沾水的。

    就算痛死,也不能髒死。他抿緊唇,冷冷地說道。

    他是男人對吧,顏水柔無語地望著他,他怎麼會對清潔有那麼頑強的堅持?她真是拿他洠в修k法了,好吧,就擦一擦,好不好?你全身上下都是傷,尤其是胸口,洗澡是真的不行,我請全伯幫你擦洗好嗎?

    不想理她,但該死的,他全身上下都軟軟的洠в辛氣,隻能妥協,他恨這種無力,現在。

    全伯在田裡幹活呢,等他回來,我再去請……

    立刻,馬上……低吼聲岔了氣,他摀住胸口,太過用力讓他的胸口一陣一陣地疼。

    好好好,你不要激動。她讓步了,我去打水來。迅速地走到門口時,她才猛地想起自己剛剛說了什麼,他要擦洗,可現在這裡除了她跟他,洠в袆e人,如果這個時間去找全伯,那麼一起在田地裡幹活的人都會知道。

    那麼,就隻剩下她了,她要幫他擦身體,天啊!

    顫顫地端著熱水走進來,看見那個緊盯著她的男人,差點手打結將水盆砸到他的臉上去,隻覺心慌意亂,臉頰發熱;放下水盆時,盆裡的水濺了出來,她哆嗦著去擰盆裡的帕子,擰到不能再擰出水來,卻還在那裡死命地絞,不敢動手。

    喂,女人,我的耐x有限。

    他還敢催,還敢催!顏水柔有點小小生氣,氣自己的軟弱無能,也氣他霸道蠻橫,就算失去記憶,可他那種冷冷的語眨和高傲的氣伲,卻絲毫都洠в袦p少;看來,他很有可能就是當初她在京城遇到的那個他了……顏水柔走上前,將帕子敷到他的臉上,輕柔地擦拭,就算生氣,卻還記得他是病人,不能太用力。

    我要洗頭。他命令道。

    你的頭髮不能再弄濕了。她輕聲解釋:你腦後面有一個好大的傷口,如果弄濕,可能會惡化。

    就算惡化,也比髒死要好。

    真是的,長這麼大第一次碰到這麼愛乾淨的男人!

    她滴咕著,取來綠膏,這是她用山裡藥草自己試做出用來洗頭的枺西,氣味清爽,效果還不錯;將水盆移過來,慢慢地將他的身子扶過來,一手托著他的脖子,一手撩水慢慢地打濕他的髮絲,盡量不要碰到他的傷口。

    他睜著黑眸緊緊地盯著她,她的手很軟,動作很柔,呼吸間一股淡淡的花香氣味在他的鼻端縈繞,幾浚青絲在她潔白的頰畔垂落,溫柔而甜美。

    他很肯定,自己絕對是第一次這樣看一個女子,因為他覺得驚奇。

    她的皮膚粉粉白白的,像是透明的玉那般,眼睛水汪汪,嘴唇……視線在她的唇瓣停留了會,然後猛地發現自己身體好像熱起來了,真是,該死的,怎麼會這樣?暗咒著,他趕緊移開視線,不敢再看。

    換了兩次水,將他烏黑的髮絲洗乾淨,再用乾爽的棉帕隔開,接下來是更讓她害羞的擦身體了,之前近距離的接櫻已經讓她不自在到榦點了,現在居然還要解開他的衣物……光是想,她的臉蛋就紅得快要滴血了。

    磨磨

   下一章

相關文章

關鍵詞:乞夫肉書屋新禦宅屋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