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君醉塵香完結

2018-12-25 17:34:29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分節閱讀_1

    愈夜愈熱鬧,天底下,便隻有那幺一種營生。

    妓館。

    賣笑謀利,皮肉營生,自古為人不恥,多少道學先生明諷暗譏,君不見曆代朝廷幾番頒令禁妓,嚴令所有官員不得狎妓,卻哪知這妓館越禁越多,大江南北遍地開花,但凡有人的地方,總有人明裡暗裡地賣,朝廷眼見屢禁不絕,便也睜隻眼閉隻眼,偶而下下禁妓的诏令,全當安撫了那幫道學先生。

    也不知自何時起,男娼悄然興起,起先還是依附在女娼中,到那男風盛行于世時,便如馬得夜草,一下子橫富起來,脫離了女娼館,另設男娼館,雖說總脫不了一個賣字,可卻嫌棄那「娼」字不好聽,又借着諧音,對外隻稱南館。要說當世,最出名的一家男娼館,便在上和城。

    上和城地處繁華,自古便是商客雲集的要地,号稱遍地黃金,端看會撿不會檢,稍有些心思的商人,無不趨之若鹜。

    這世上但凡人來人往多了的地方,風氣總較别處開放,那些來自天南地北的商客,到上和城來做生意,談生意的地方,一般說來統共不外乎茶樓、酒肆、妓館這三處。新禦宅屋

    茶樓,那是彼此之間不熟悉的生意人去的,頭日見面,互不知底,多少要注意些形象。須知做生意的門道,三分靠貨物,七分靠信譽,而這信譽除了他人口中傳誦,自身形象也是極重要的,即便是滿身銅臭的商人,被那袅袅茶香一熏,便也脫了幾分俗氣,雙方見面,這第一印象便是生意成功的第一步。

    待經過一、兩回交涉,熟悉了,天底下男人少有不貪杯好色的,那對酒有講究的,便移坐到酒肆裡邊喝邊談,上和城的杏花酒,可是出了名的香醇;若是遇着不講究那酒好壞的,直接帶去妓館,找着相熟的妓女敲敲邊鼓,那生意極少有談不成功的。

    所以說起來,若是上和城一天之内有一千樁生意談成,便有九百樁生意的契約是在妓館的酒桌上簽下的。

    隻是不論妓館的存在有多重要,這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營生,官府為方便管理,在上和城中劃出一塊地來,稱為監坊,隻要監坊裡的各家妓館按時安分地交納賦稅,便是時不時鬧出些逼良為娼的事來,也是睜眼閉眼的不管。

    如此一來,每當入夜之後,監坊便成了上和城内最熱鬧的地方。而在監坊裡,最熱鬧的地方當屬三家妓館媚娃館、東黛館,以及上和城内唯一的一家男娼館,因着男妓的身份比女娼更低賤,所以男娼館連名字也沒有,隻順着地名,叫作上和南館。

    上和南館雖說隻是一家妓館,可論規模大小,那媚娃館和東黛館加起來,才抵它一個,皆因當代男風盛行于世,連帶着南館也興盛起來。

    這日,又到掌燈時分,上和南館的兩隻大紅燈籠挂了出來,一隻燈籠上寫着「南」字,一隻燈籠上寫着「館」字,兩隻燈籠的中間,是一塊什幺字也沒刻的空白匾額,以此來顯示男妓低賤的地位。

    李慕星來到門前,略頓了頓腳,壓下心中一抹不自在,才走進去。

    入得門去,卻是一個靜谧的迎客小廳,打掃得幹淨整潔,沒有複雜的擺設,隻有四個眉清目秀的小童守着,見有客人進門,便立時上前一個,對着李慕星一禮,道:「這位爺面生得很,是初次來幺?」别看年紀小,門童當久了,早已練出一副眼力。

    李慕星确是頭一回來這男娼館,本以為進門後會與那女娼館裡一般滿堂浮聲浪語,卻未想到竟隻有四個小童,心中不禁略略一怔,便是這一瞬間的怔然,讓那小童捕捉了去,李慕星不由暗暗想道:「這小童好厲害的眼力。」臉上卻再不露分毫,隻是略微應了一聲道:「爺與人約在芳萃軒,煩小哥兒給領個路。」

    那小童嘻嘻一笑,道:「爺客氣了,我們這些童兒站在這裡便是給到館裡來玩樂的大爺們領路的,爺既是頭一回來,想必也沒有相好,可要小的給推薦推薦?」

    「小哥兒領路便可。」

    李慕星不好男色,怕麻煩,随手掏出一兩銀子塞在那小童裡手裡,買個耳根清靜。

    那小童會意,接過銀子,一邊轉身領路一邊嘀咕道:「原來是個不好這一口的,可惜了一副好相貌。若是面上肯笑一笑,館裡一些小倌兒說不定還願意倒貼呢。」

    李慕星隻當沒聽到,跟着那小童從側門走了進去。側門後是一條婉蜒長廊,廊外花木無數,枝葉搖動,待轉過長廊,仍未見有人,卻已先聞人聲,伴和着絲竹管樂的袅袅馀音,便成靡靡之音,花間樹後,某種香氣随風飄散,便是久涉風月之人,也難免生出心蕩神馳之感。

    李慕星是個商人,小時家貧,書讀得不多,勉強能寫會算一點,長到十六歲,文不成武不就,又吃不得耕田種地之苦,便給一位做生意的遠親當帳房。那遠親是個刻薄人,雖是親戚,對李慕星并不待見,打罵随意,工錢也時常苛扣。

    慕星那時年少,骨子裡有股盛氣,幾番要甩手不幹,卻總在關鍵時候忍了下來,把帳房的活兒做得一絲不苟,到後來,連那遠親也挑不出刺來。兩年後,李慕星摸清了遠親做生意的門道,偷偷用遠親留在帳面上周轉的錢倒騰了一筆,賺了大約五十兩銀子。新禦宅屋

    随後,李慕星便向遠親辭行,那遠親覺得他在帳目上是一把好手,扣着二個月的工錢就是不給放人,李慕星連那二個月的工錢也沒要便走了,那遠親直到死也不知道李慕星曾經挪用過帳面上的銀子,為自己賺來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五十兩銀子,用來做生意的本錢,也委實少了些。可是也許是李慕星天生就有經商的本能,他向遠親辭行後,把五十兩銀子全買了當地的一種特産:茶葉,然後一路乞讨,将一麻袋的茶葉背到了五百裡外,那地方的茶葉價錢要貴了七倍以上,可是那些茶樓哪肯收他這幺個乞丐一般的人的茶葉,李慕星自然不會到那裡去碰釘子,再說他買來的茶葉也是最次等的,稍有點檔次的茶樓都不收。

    李慕星心裡早有計較,不怕苦地一路乞讨去,但遇着有設在路邊的簡陋茶棚,便去銷賣自己的茶葉,因着他把價錢放得低,自然有茶棚願意買一些,這樣一路行來,待李慕星走到目的地,他的那袋茶葉也賣得差不多了,那五十兩的銀子翻了一倍,變成一百兩。

    一百兩銀子,用來做生意的本錢,仍是不多。李慕星拿出三十兩銀子,先買了一身上等的布衣,又雇了兩個仆人,擺出某個商号少東家的樣子,去見當地最大的一位茶商,表示自家商号有一批上好茶葉,願意以市價八成的價格出售。那茶商見李慕星年輕,本有些輕視,哪知一番交談,見李慕星言談老道,對生意行精通得很,又想這批茶葉的價格确是便宜,便有些心動,然而,對于李慕星打出的商号牌子雖有耳聞,卻向無來往,難免不放心。李慕星自然知道茶商所想,表示可以先送貨來,見貨付款,隻是運貨的人力需茶商自出。茶商一聽,心裡仔細一盤算,便是自己出了運費,仍比在本地收購茶葉的價格便宜上一成多,而且見貨付款,風險便小了許多,于是欣然答應。

    李慕星便帶着茶商的人回了自己的家鄉,他安排那些人休息一天,自己卻跑到一戶相熟的茶農家中。這家茶農原本都把茶葉賣與李慕星的遠親,李慕星與他們一向親厚,走之前李慕星便跟他們說好留下一批茶葉,一月之内必以高價收購,那戶茶農雖說照做了,心裡卻忐忑着,遲遲不見李慕星來,他們正準備把這批茶葉也賣了,這時見李慕星來收,而且價格比李慕星的遠親确是高了一成,茶農頓時慶幸多等了幾天,趕緊把茶葉拿了出來。李慕星寫下契約,找來村保公證,言明先付訂金五十兩,一月後全額付清。茶葉運走後,那茶商見茶葉質量上乘,便如數付了款,李慕星又将欠茶農的錢款付清。

    這一來一去之間,李慕星除了買衣雇人的三十兩銀子,還有預付的五十兩訂金,以及二十兩的路費,總共一百兩本錢,賺到了一千三百六十四兩的差價。

    他自己都不曾想過這錢賺來如此容易,實在是當地的茶商為了将茶葉賣出高價,暗地裡早規定了價格,李慕星此舉其實是得罪了當地所有的茶商,之後他便不敢再待下去,遠走異鄉,有了足夠的本錢,他開了一家雜貨鋪,再不敢做這投機之事。踏踏實實幹了十年,那間小小的雜貨鋪,如今已是滇西地區一家叫得出名号的商号。

    這十年來,上和城他來過不下二十次,尤其是近一年來,分号的生意日漸興隆,已蓋過了本号生意,他幾乎就設怎幺離開過上和城。

    為了談生意,他沒少出入過煙花柳地,早聽過有家南館,可卻還是頭一回來。

    他也沒想到,這一回的供應商竟是好這一口的人,如果不是這個供應商開出的價格實在比其它商家都便宜,他也絕不會到上和南館來。

    其實光是想就覺得渾身不自在了,同樣都是男人,一模一樣的身體,他實在想不通為什幺偏就有人喜歡跟男人做那種事。

    穿過長廊,便見一排排環狀分布的亭台樓閣,彼此之間有回廊相接,将一座高台團團圍住,高台上延伸出四座天橋,連通了環布四周的亭台樓閣,走到這裡,先前隐隐約約的絲竹樂聲已是清晰可聞,分明是從高台上面傳出來的。曲調綿軟如絲,婉轉回旋間一音一調仿若扣人心弦,挑弄人心生欲。

    李慕星久入歡場,自然知道妓館裡弄情的手段多多,這靡靡之音不過是最淺顯的一種,他心中别有所事,對這樂聲充耳不聞,倒也不受影響,隻是聽到和着音調傳出女子媚柔的歌聲,仍是分了神。他也曾見過有人攜了小倌到别處尋歡耍樂,隻當這些小倌兒打扮舉止有八、九分像女子,卻想不到連聲音都能學了去。

    這樣的男子,與女子又有什幺區别?新禦宅屋

    領路的小童這時笑道:「爺心中可又在納悶了,嘻嘻……館裡的小倌兒們長得比女子好看的多了,吹個曲兒跳個舞兒那是沒話說,可就是在『唱』這一字上要輸給隔壁的姐兒們,男子的聲音再練習,比姐兒們終是少了三分柔媚,所以在台上唱曲兒的是館裡請來的歌妓。」

    「你倒是個多嘴的小哥兒。」李慕星在小童的頭一敲,随手又給了一兩銀子,道:「等會兒……你隻管将爺帶到芳萃軒便好,可别半路上生出旁的事來。」

    在别的妓館,往往他一進去,便讓那些女人團團圍住,每每要花上許多時間才能脫得身來談正事。

    小童笑逐顔開地收下銀子,接着道:「爺您就放心好了,南館的小倌兒們與那些女娼館可不同。您不招他們,他們自也不來招您,隻是爺您天生的一副好相貌,就是不招人怕也有人會禁不住來招您呢。不過您放心,有小柳兒為您開道,保證誤不了您的事兒。」

    這便是典型的有錢好說話,李慕星見這個名叫小柳兒的小童年紀不大,說話時眼睛滴溜溜地轉,竟也是個成了精的,不禁有種後生可畏的感歎,他在這般大的時候,還沒有這小童的一半機靈。

    說話間,小柳兒已領着李慕星走上了高台,台上場地極為寬敞,中間又搭一方台,一塊豔紅的布幔将方台一分為二,前台十幾個少年正随樂聲曼舞翩翩,中間一名領舞人身着七彩舞服,旋舞間衣裙飄起,露出了手臂、腰間大片雪白的肌膚,白晃晃地花人眼。

    幔後則坐着一排樂手,一名女子站在幔後,顯然此時環繞于耳的柔媚歌聲便是出自她的口中。

    台前,遍布桌椅,此時才隻坐滿了一半,可那場面已是不大好看,那些男人們懷裡大都抱着一個美少年,大肆調笑,滿口的淫言穢語,李慕星才隻聽得幾句,心下便有些不舒坦。

    轉身間又無意瞥見一個男人正将手探進懷中少年衣服的下擺裡,那少年滿臉紅暈,細細的腰扭動着,彎起眼眸吃吃地笑,口中卻發出陣陣勾人的呻吟,正在動情間,突地對上李慕星的眼,見這個面生的男人劍眉星眸,一副堂堂相貌,比之現在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的男人強了不知多少倍去,忍不住一個電力十足的媚眼便抛了過來。若這事發生在女娼館裡,李慕星便也慣了,可是收到男人的媚眼,卻還是第一次,雖說那少年嬌柔若女子,一派地楚楚動人,可骨子裡仍是個男子,李慕星隻覺得胃裡一翻,便有欲作嘔的感覺,趕忙轉過頭去,眼不見為淨。哪知這一轉頭,便見前方不遠處,又站着十幾個打扮得俏生生的少年,全是一副大送媚眼的模樣,當時便驚得李慕星後退了兩步。

    小柳兒将李慕星的反應看得清楚,一邊向那些少年打了個手勢,一邊忍不住吃吃笑道:「今兒個時候還早了些,客人來得少,這些都是還不曾被點名的小倌兒,您若有看得上眼的,招下手便行了,您若是一個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