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蝕骨之夜

2018-12-28 17:36:34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作者:哈維丹特

    字數:8769

    魅魔。

    第五獄中的惡魔。

    通常表現為外表有着傾城美貌又嬌媚至淫靡的女性。

    與食屍鬼或者骷髅兵無論是力量與法術都有着本質上的别,她們擁有着極

    高的智慧,除了像情趣裝飾一般小巧的翅膀與身後有着心形末端的尾巴外,人們

    再難以分辨出她們。

    通過吸食男性的精液獲取魔力與生命力的怪物。魅魔是極其珍貴的戰力,出

    沒通常都是富有深意的,代表着第七獄中那些隻是叫出名字就足夠讓人顫抖的大

    惡魔們與領們有了大動作。

    雖然在那些傳說中史詩級别的戰役,擁有着毀天滅地的力量的英雄們的戰鬥

    之中隻能算是難纏的對手,可在劍與魔法的世界中的平民,或者說一般人再

    說的精确一點,在我這樣的奧特勵斯魔法學院學徒兼圖書管理員面前,魅魔的法

    術與力量是絕對的存在。

    按道理說,我這樣在這個宏大的世界中既不參加讨伐戰争,又名不見經傳的

    小人物小角色是不可能遇到魅魔的

    那到底是為什麼到底為什麼這樣如此珍貴的戰力會特意潛入我的家裡來殺

    我我想着書裡的知識,想着至少死個明白。面對突如其來出現在我家中的第

    五獄的魅魔,我不得不感歎我竟然還能保持着理性思考。

    禁锢法術死死地将我按在了床上動彈不得,我很快放棄了抵抗,這種強力的

    法術并不是我這種級别的人能夠破解的。

    「啊啦你還蠻冷靜的嘛。」

    令人渾身發酥的靈動而柔軟的聲音響起。

    正騎在我身上的這位少女與書上描繪的隻遮住三點誇張的盔甲和豐乳肥的熟

    女形象完全不同,一襲慵懶的黑色絲質上衣不整的套在上身,露出了肋骨與腹部

    誘人的曲線。不花哨的黑色的蕾絲花邊内褲抵在我的下體,吹彈可破的黑絲包裹

    下的纖細的雙腿溫柔的夾在我身體的兩側。若不是臉上妩媚的笑與身後搖晃着的

    帶着心形末端的尾巴迫不及待的遊來遊去,她與十六歲剛剛發育的人類少女幾乎

    沒有别。

    雖然是魅魔,但被如此震懾靈魂的少女騎在身上還是令我迅速勃起。

    夜襲魅魔最為常用的襲擊手法。她輕輕整理着自己薄如蟬翼的上衣,微

    微隆起的松軟的乳房若隐若現,在她的呼吸下緩緩起伏着。她得意的粉紅色的唇

    吮吸着自己的手指,在精緻的面孔上帶着高高在上的,讓人讀不懂的妩媚的笑意。

    被這樣甚至有些幼齒的少女騎在身上,迅速讓我興奮了起來。

    「你你想幹什麼」

    如果她的目的是殺死我,我甚至都不會醒過來不,我也聽說也有些惡趣

    味的魅魔會特意花時間用肉體的快樂折磨她的獵物,最後再榨幹最後一絲生命

    「诶這麼心急的要談正事嗎别這麼緊張嘛,要不要先找點樂子」

    她緩緩地趴在我的身上,向我的喉結吹了口氣。

    呃要是不是貧乳的話就完美了。

    我感受着胸膛柔嫩如絲般的觸感,無可救藥的發出了點小感慨。

    「你你你竟然一個低賤的人類竟然敢嫌棄我的胸部」

    「給我等一下魅魔還會讀心術的嗎」

    「嗯這倒不會要是我會讀心術的話早拿到情報就走人了,才不會特

    意現身浪費時間」

    她一臉不滿的摸了摸自己的胸部。

    「我可是魅魔,你的興奮點、敏感帶,以及什麼時候會射精,甚至你心中關

    于性的一切欲望與要求我都能一眼看出來」

    「原來如此」

    「呵呵~ 竟然還有閑心對我的胸部指指點點看來你還沒有明白你的處境

    呢。」

    她向下爬去,慢慢脫下了我的内褲,早就已經完全勃起的陰莖一下子就跳了新禦宅屋

    出來。

    「啊~ 男人可真是單純的生物是危機感讓你産生了交配的欲望」

    我的肉棒在她的臉前跳來跳去,或許是她已經完全看透了我的欲望,她不斷

    的按摩着大腿根部和睾丸,就是不肯碰我的陰莖。

    「說說正事吧,那本死靈之書去哪了,圖書管理員哈維丹特你應該不會

    不知道的吧」

    死靈之書那件傳說中可以随時随地的開啟與地獄的傳送門的魔法書嗎前

    天館長剛剛悄悄運走了它,看起來館長已經提前嗅到了危險的氣味。

    「我不知道那種級别的寶物去向不可能讓我知道的」

    「你不知道哼哼」

    她帶着令我毛骨悚然的微笑着審視着我被法術固定在床上的全身,若有所思。

    我盡力的保持平靜,讓她看不出我内心的波瀾。

    「你說去向啊哈~ 這就說明你知道這件寶物已經被運走了不是嗎。」

    糟了

    我内心中的躊躇被她看在了眼裡。

    「說吧,男人的謊言在魅魔上是不起作用的~ 」

    「我我不知道。」

    謊言被戳破的我幹脆選擇一口咬死。

    她聽後并沒有生氣,而是爬起身,坐在了我的床邊,翹起了讓人看一眼就忘

    不了的玉腿。我的陰莖依舊在黑暗中伫立着。

    「我說~ 你知道魅魔是用來做什麼的嗎」

    她有手掌撐起臉頰,一舉一動都充滿了欲望。

    「從上古時代開始,一些情報機構就召喚禁忌的魅魔專門用來拷問男人

    你知道為什麼嗎」

    她慵懶的擡起另一隻手,粉色的魔法光輝閃爍在她的指尖。

    随着粉色魔法的光暈的閃爍,我驚恐地看着我的陰莖也開始漂浮起若隐若現

    的魔法咒文。

    「那就先讓我來自我介紹一下」

    話音未落,她啪的一聲打響了手指。

    毫無預兆的,一種不可想象的,劇烈的快感擊中了我的陰莖,随後猛烈的貫

    穿了我的肉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像是長時間的富有耐心的刺激被壓縮在了一瞬間一樣,我在面對這令人發

    瘋的巨量的快感之下瞬間達到了高潮,不這感覺是兩次足以讓我連

    續高潮兩次的快感瞬間被注射般的進入了我的身體,兩次高潮被疊加在一起的令

    人發麻的快感導緻我的大腦完全處于一片空白,身體的每一塊肌肉都在瘋狂的痙

    攣,滾燙的白濁液不受控制的從尿道口噴發而出,一下又一下,射精根本停不下新禦宅屋

    來。我随着不可控制射精失神的叫喊着,身體被法術固定在床上隻能無助的顫抖。

    直到五分鐘後,我才稍微從這劇烈的快感中奪一點點意識,她則坐在床邊

    一臉愉悅的欣賞着我已經被兩次疊加的高潮的快樂扭曲的臉。

    那一瞬間,我才明白了魅魔的恐怖,「以男性之軀絕對不可能戰勝的惡魔」

    的真正的含義。

    2

    僅憑一個響指就能讓我連續射精兩次。

    「怎麼樣明白自己的處境了」

    她塗抹着我射在床上的精液,笑道。

    「啊哈啊哈啊哈」

    我不住的喘息着,還沒有完全的從剛才射精中過神。

    「好像做的有點太過火了呢,不過兩次射精疊加在一起的體驗可是很珍貴哦,

    好好的給我記住,人類女性是絕對不能這樣的快感呢。」

    她讪讪地笑着,輕輕地把手放在了我的胸口。

    「明白了就把那本書的去向告訴我。」

    「我我」

    「嗯」

    她湊近我,點了點頭。

    我其實并非擔心死靈之書的去向被惡魔所知後所導緻的一系列惡果,我沒有

    興趣也沒有能力去拯救這個世界隻是那本被嗅到了危險的館長運走的死靈之

    書,會由我的戀人,也是我的未婚妻洛貝莉亞護送至王城的魔法學會保管。也就

    是說如果我現在說出了死靈之書的下落,正在北部森林連夜趕路的洛貝莉亞已經

    會遭遇不測。與身為男人的我面對這隻魅魔不同,洛貝莉亞會确确實實被這隻惡

    魔虐殺緻死。

    該死的館長料到會這樣才讓洛貝莉亞去的嗎

    「我什麼都不知道」

    想到這裡的我隻能用盡全身的力氣,惡狠狠地吐出了這幾個字。

    「哈哈哈哈哈~ 也是呢,如果現在就說出來的話一點意思也沒有了呢,很好,

    接下來我會來點真的,要咬緊牙關忍住,加油加油~ 」

    她優雅的遮住嘴,笑道。

    手中再次浮現出粉紅色的魔法光輝。

    「雖然在剛剛我已經屏蔽了這間屋子的聲音,但是考慮到接下來的拷問可能

    會比較吵,因此我還是做得徹底點比較好~ 畢竟這麼美妙的拷問被人打擾了可不

    好呢。」

    她輕輕用有着魔法光輝的手,一層緻密的暗紫色的薄膜從地順着牆壁蔓延

    而上直至彙聚在天花上,徹底隔絕了這個房間。我從書上見過這個法術塞

    拉恩的時間薄膜,不但隔絕空間,内部的時間流速還會變得無比緩慢,是拷問犯

    人最常用的法術之一。

    「還有這些浪費了可不好呢。」

    她玩弄着着我射在小腹的精液,手中再次閃爍起魔法的光暈。

    瞬間,我的陰莖起了反應,我立即做好再次被連續弄射精兩次的心理準備。

    但并不是像剛才那樣瞬間注入劇烈快感,而是開始感覺一陣輕微的瘙癢。

    「這是什麼到底什麼意思」

    剛剛射在床上的、肚子上的、腿上的、牆上的精液都閃爍起光輝,抖動的脫

    落漂浮在空中,逐漸向我的陰莖彙去。我驚恐的想起了她剛剛所說的話浪費

    就不好了,并瞬間明白了她要幹什麼。

    「啊不不要啊啊」

    我無濟于事的絕望的大聲叫喊着,掙紮着。

    先是射在腿上的一團幽幽的飄到了龜頭上方,猛地鑽入了尿道口,在尿道被

    入侵的強烈刺激之下我失神叫喊着。

    「啊啊啊啊」

    于是,如同時光倒流一般,剛剛由于巨量快感所射出的那些白色液體按照剛

    剛射精的先後順序,一波又一波的從我的尿道口鑽入返睾丸。一種難以描述的

    瘙癢感與壓迫感席卷而來,并逐漸化作一種奇妙的快感。睾丸随着射出的精液的

    注入也逐漸恢複了腫脹感。

    她依舊翹着誘人的包裹着黑絲的腿,漫不經心的欣賞着我徒勞的掙紮,看着

    那些精液一點點的到我的睾丸。

    「你有力氣慘叫的話,我建議你留點體力喲。」

    看着我無助的慘叫着,輕輕按住我瘋狂扭動着腰。

    「好啦好啦,既然準備工作都做完了,那麼開始正式的拷問吧~ 喂喂這

    還沒有開始呢,如果你現在就已經快昏過去的話,我建議你趕緊說出來比較好哦

    ~ 」

    被拘束魔法以大字固定在床上動彈不得的我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沉着,張着嘴

    巴時不時地抽搐着。

    「啊~ 對了,剛剛讓你記住兩次高潮疊在一起的體驗是有原因的因為接

    下來哈維君再想要射精可就沒那麼容易了呢。」

    她的指尖再次出現魔法的光芒,與之前的不同,這次的光輝是一種令人感到

    不安的暗紫色。

    「不準确的說法應該是,想要射精就不可能了呢。」

    靈巧的手指點在我的小腹上,随即出現了一個魔法符文。巨大的魔法波動宣

    告了與剛才的小打小鬧完全不同,完全沒有反抗餘地的我隻能看着她将這個我從

    來沒有見過的魔法符文印在了我的小腹上。

    「哼哼即便是圖書管理員的哈維君也沒見過這個符文吧要我告訴你嗎

    ~ 」

    她輕輕地再次爬上了我的床,跪在了我的雙腿之間,在暗紫色的光輝下我的

    肉棒散發着詭異的光澤。

    「這是魅魔最為殘忍的魔法,被烙下這個符文的人将永遠成為魅魔的奴隸」

    「嗯不明白什麼意思」

    她一隻手玩弄着睾丸,一隻手開始了肉棒期待已久的套弄。雖然隻是上下上

    下的來做活塞運動,但節奏與每一下的深淺都做到了完美,不愧是魅魔,對敏

    感點的掌握簡直要比自己的手還要熟練。更重要的是大腦沒有對她的手的動作沒

    有預知,醉人的舒适感讓我全身心的開始享受她的靈巧所帶來的陣陣快感的浪潮。

    「啊」

    在這樣的攻勢之下,我開始失聲呻吟了出來。

    突然,她停下了動作。

    我的腰開始不争氣的抽動起來,催促着她繼續。

    「啊~ 很舒服吧,要記住現在的舒适哦,因為過一會你會求着我停下的。」

    随着她再次開始套弄,我逐漸出現了射精感,并愈發強烈。

    「嗯要射了可以的喲,射出來射出來。」

    她的手依舊不緊不慢的把我向射精推去,我被快感支配的肉體開始繃緊,為

    射精做最後的準備。

    「要要射」

    「射出來~ 射出來~ 哈維~ 」

    「啊啊」

    本該射精的瞬間,我卻沒有射精。

    她依舊笑着欣賞着我欲求不滿的醜态。我身體早已是為射精做好了準備卻撲

    了一個空,無助的顫抖着。倒不是快感不足以讓我射精,而是那個射精的觸發裝

    置被人為地摘除了一般。就像是永遠都距離射精隻有一步之遙的地方無盡的徘徊,

    無盡的縮小着與射精之間的距離,又好像是幹脆射精的阈值被快感的列車越過,

    向無盡的深淵駛去。她沒有停下手,而是繼續保持着不快也不慢的頻率,無休止

    經的給我着快感。我隻能一波一波的忍受着噬骨的快感,體會着永遠得不到

    解脫的快感地獄。

    「啊哈啊為為什麼為什麼我我」

    「真抱歉呢~ 畢竟這是拷問呢,如果一直讓你舒服還怎麼讓你開口呢。」

    失去了解脫的能力之後,要命的射精感開始堆積。

    「啊忘了告訴你了呢,被我印上了那個魔法印記的男人,沒有我的允許

    無論是多麼舒服也是是絕對不可能射精的哦。」

    五分鐘過去了。

    陰莖已經勃起到不能再勃起,腫脹到發紅龜頭在她的手中被一下又一下捋過,

    莖稈上密布着的青筋也有節奏的跳動着,被剝奪了射精的肉棒在她的手中無助的

    抽動。

    射精射精

    「還不錯嘛,一般的男人在這樣的拷問之下通常都撐不過一秒的」

    「射精我要要射精」

    全身每一寸都被禁锢法術死死的釘在床上,甚至連一丁點的掙紮都不被允許,

    隻能默默承受着永無止境的折磨。

    「想要射精的話就把那本書告訴姐姐,姐姐就會讓你舒舒服服的射出來~ 」

    洛貝莉亞為了我的未婚妻洛貝莉亞

    無從躲避的纖細的小手一下又一下的捋過陰莖,沒捋過一下都讓小腹上的符

    文閃爍一次暗紫色的光芒,說明如果沒有射精禁止的法術的阻止,每一下捋過陰

    莖的小手都能讓我舒服的射精。就像是射精的懸崖邊上憑空多出來一到透明的牆

    壁,劇烈的快感把我摁在這道透明的牆上,一旦消失就就會飛出射精的峽谷。而

    現在這道不肯消失的牆壁狠狠地擋住了我,任憑身後把我推向射精的力量有多麼

    強大。在無盡的快感地獄之下我的身體已經快承受不住了,仿佛在巨大的推力要

    把我活活的摁碎在這透明的牆壁上一樣。

    好痛苦

    我動彈不得,眼睜睜的看着她套弄着我已經極限的陰莖,掙紮都不被允許的

    酷刑中我唯一能夠發洩的也隻有這樣悲慘的呻吟了。勃起到麻木的腫脹感和快浸

    出血的龜頭下我已經說不清快感和痛苦了。

    射精射精射精

    「很痛苦吧嗯,我知道,快感源源不斷的湧進肉體卻不被允許射精

    隻能眼睜睜的看着無限膨脹的射精感把自己的理智一點點吞噬啧啧想想

    就令人頭皮發麻呢。哈維君可要好好的感受這種痛苦,感受反抗我究竟會受到什

    麼樣的折磨。」

    我的意識逐漸開始在恐怖的快感折磨之下慢慢抽離,意識在逐漸的失去。

    就在渾身顫抖的我失去意識的一瞬間,她停下了刺激。

    「哦哦哦哦哦」

    這涓涓的快感流是如此的強烈,以至于在驟然停止之後竟讓已經習慣了長期

    全力去抵抗快感的我一下子失去了重量一樣,竟讓我感受到了一陣劇烈的空虛。

    在猛地抽動了一下身體後我發出了可恥的意猶未盡的呻吟。

    她嘲笑着我一挺一挺的小腹,舔舐着自己的指尖。

    最可怕的是我的身體在這樣的拷問之下背叛了我的大腦,竟然開始渴求快感

    與刺激。

    她輕輕地趴在了我的身上,較小的雙乳隔着絲滑的薄如蟬翼的上衣滿足着我

    渴求着愛撫的上半身,精确地滿足着我空虛的肉體,粉嫩的小舌尖從鎖骨到肩膀,

    再突然吻上胸肌,舌頭繞着乳首打轉,就是不肯吻下去。讓我欲生欲死的靈巧的

    小手側肋,再大臂滑到小臂。我除了我三個最強的敏感點以外,每一寸渴求着愛

    撫的肌膚都被她充分照顧,卻每一寸肌膚都是簡單的滑過,點到為止,并不讓我

    完全滿足,就像是為了把聚集在陰莖的劇烈的快感充分塗勻在我的全身那樣,為

    了讓我的身體好好地吸收下剛才的快感那樣。這隻完全摸透了我的身體的魅魔簡

    單三兩下就把剛剛隻是在位于陰莖部分的快感攻防戰的戰線擴展到了全身,在準

    确又熟練地挑逗之下,強烈的射精感再次擠壓着我的前列腺和睾丸。

    「唔要是讓你一下子就失去意識就不好玩了呢,為了能更長~ 久的拷問

    哈維君,我還是把你全身的束縛解除掉,隻固定你的手腳好了~ 」

    她咬住我的耳朵,淫靡的耳語讓我的頭皮一陣發麻。

    我感到除了手腕腳腕以外,身體其他的部分的拘束被解放了。她要的不是那

    種一下子把我沖垮的快感,而是給我一點點掙紮的空間的,能夠充分的讓我保持

    着意識,逐漸讓我堕向深淵的快感涓流。我終于知道這隻魅魔的惡趣味,比起用

    快感直接将我燒焦,更喜歡欣賞我在快感的文火下無助的掙紮并逐漸的一點一點

    被烤熟的樣子。我已經看到了被她精心的快感拷問徹底成熟的肉體被她滿足的一

    口一口的吃掉。

    「怎麼樣姐姐是不是很溫柔」

    「求求求求你讓我射出來讓我」

    雖然看到了自己的下場,我卻無力反抗,隻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她用快感新禦宅屋

    一點一點的浸透我的每一寸皮膚。

    「那你告訴我那本書的去向,不然雖然姐姐很想讓你舒舒服服的射出來

    但你不告訴我我也無能為力呢」

    她裝作一副很困擾的樣子。

    「不我我不能」

    「啊~ 啊,那可真可惜那我隻能再讓你更加的痛苦了」

    她意猶未盡的從我的胸膛爬起,從胸口摸出一隻藥膏,在我被快感折磨的已

    經迷離的雙眼前晃了晃。

    「對不起呢,這對你可能太殘忍了,可那本書對姐姐來說真的很重要。」

    她擠出一點在手心裡,再從身後的尾巴的末端的心形的蕊中擠出幾滴有着濃

    郁香味的精油,在雙手中精心的混着。

    「不不要放過我我不要那個不要給我用那個」

    剛剛還眼神迷離的我恐懼的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着她在手中調和的藥膏,叫

    喊着。

    得知她要做什麼的我開始猛地瘋狂的晃動着身體,在她設定好的範圍内無助

    的掙紮着,這正是她所希望的。

    「哦哦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那就好辦多了呢~ 」

    她給我展示着手心裡淡粉色的冒着淡粉色的青煙的藥膏,媚笑着問道。我知

    道魅魔的尾巴末端的心形的蕊裡分泌的液體是世界上最為強勁的媚藥,隻要喝下

    一滴就會變成即便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也不會放過的禽獸,不射幹自己最後一滴精

    液之前是絕對不會停下抽動的腰部。而這媚藥混了那隻催化藥膏之後,則會變

    成更為強力的,更利于皮膚吸收的外用媚藥膏。曾經我見過館長接手治療過一個

    不幸經受了魅魔拷問的女孩,她被魅魔在兩隻乳房上塗上這種媚藥膏,由于這屬

    于藥劑所以不能用法術驅散,長達半個月的時間裡那個女孩都隻能半裸着上半身,

    因為衣物的摩擦乳首的輕微刺激也能讓她輕易的達到高潮。

    「先是胸部。」

    她先是雙手握住我的脖子,順着我的胸肌向下直到最後一根肋骨之間充分的

    來塗抹。很快的我的胸部開始發燙,乳首的觸感開始變得極端的敏感,甚至她

    每一下塗抹也讓我舒服到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啊啊啊啊」

    我不受控制的胡亂的呻吟着,媚藥滲入我皮膚發出滲人嘶嘶的聲音,飄出淡

    粉色的煙。我的胸膛劇烈的抖動着,她毫不在意雙手随着我上下起伏的身體保持

    着動作。

    鮮紅的陰莖已經挺的發燙了。

    「接下來是腰部。」

    她絕望的宣布着,并繼續向下塗抹,以我的肋骨為界腹部和在這之下的小腹

    也被她耐心的,不留死角的塗上讓我徹底壞掉的媚藥。剛剛塗抹在胸部的媚藥已

    經完全被我的身體吸收,皮膚開始顯現出淫靡的潮紅色的光澤。可怕的媚藥更是

    讓我挺立的乳首到了僅僅是暴露在空氣中就能感覺到快感的地步。我情不自禁的

    挺起胸膛弓起身體,不住地扭動着,就好像是乞求着乳首的愛撫一樣。

    「最後是陰莖。」

    她手心沾着媚藥的雙手逐漸伸向我全身最為薄弱的地方陰莖。

    「不不隻有隻有那裡不可以不要會死的我會死的

    嗚嗚嗚」

    在射精被剝奪後快感地獄的洗禮後,不同于書本上枯燥的文字,親身體驗了

    魅魔尾巴的媚藥的恐怖後終于讓我的精神到達了極限,我哭着哀求道。如果在無

    法射精的情況下将陰莖的感度提升好幾倍的話,我已經不敢想象我會變成什麼樣

    子了。

    「我求求你隻有那裡」

    長時間的肌肉痙攣已經讓我沒了力氣,我衰弱的哀求着她。

    「姐姐也不想做的那麼殘忍呢不想陰莖被塗上媚藥的話你知道該怎

    麼做吧」

    她嗤笑着,欣賞着已經快要崩潰的我。

    「我知道了我說我什麼都說我求求你你不要隻有

    那裡不能塗」

    我哭着說道。

    「這才是乖孩子嘛~ 」

    「啊哈先放放開我右手的拘束藏書地啊哈啊哈地

    圖被我藏在了右手啊哈法術咒文裡」

    胸部和腰部暴露在空氣中的快感就已經讓我喘息連連,我艱難的開口道。

    她掃了一眼我的右手,的确感受到了輕微的法術的湧動。

    「嗯好吧,但是你要是敢玩什麼花招哼哼~ 」

    「我知道了」

    對不起,洛貝莉亞我真的已經到極限了我死也不願意陰莖被塗上那

    個

    在她解開我右手束縛的一刹那,我立即向我的額頭伸去。新禦宅屋

    「住手」

    猜到我要做什麼的她立即對我恢複了拘束,但為時已晚。

    千鈞一發之際我的指尖還是接觸到了我的額頭,這難得的間隙裡我向自己釋

    放了隻有接觸額頭才能使用的遺忘術我會在下一個瞬間徹底忘記死靈之書的

    一切,當然也包括它的下落。我想起那個被魅魔在胸部塗滿了媚藥膏的女孩,我

    絕不能讓洛貝莉亞受到這樣酷刑但如果再這樣被拷問下去,我一定會忍不住

    說出那本書的下落。雖然對自己使用遺忘術會毫無疑問讓沒有了利用價值的我被

    這隻魅魔殺死,但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哈維」

    發現遺忘術發動成功的她終于收起了一直以來的笑容。

    「遺忘術呵呵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意志力竟然在這樣的快樂之

    下依舊能釋放法術」

    她的失落隻有一瞬間,随即又恢複了妩媚的笑意。

    「現在我已經已經不知道了」

    滾燙的胸膛和腰腹讓我本能的挺起身體,謀求着快感。

    「哈哈哈哈哈哈」

    她大笑了起來。

    「哈維君~ 我好像已經喜歡上哈維君了~ 」

    她臉上浮現出令我毛骨悚然的笑容。

    「雖然很可惜,但我不得不承認任務的确失敗了~ 不過在找那本書的人不

    隻是我一個,而且知道那本書下落的人也不隻是你一個。」

    她頓了頓,再次向手心擠出了點藥膏,和尾端分泌的媚藥。

    不不要不

    「工作的事情雖然很可惜就交給其他的姐妹去做吧我會全身心的,

    好好的陪你的」

    她搓着掌心,讓我發狂的媚藥膏再次充滿了她的掌心。

    「那麼接下來,好不容易沒了正事,時間要多少有多少,我們可以好~ 好的

    玩了。我保證,過一會你會懷念剛才瘙癢一樣的拷問的。」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