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淫毒

2019-01-08 17:21:59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雪兒,你睡着了嗎?”一個中年男人磁的嗓音在黑暗的房間中響起。

    梅若雪,此刻躺在被窩裡還沒睡着的女孩很想不回應他。可是她知道如果她不回應,一會兒如果被他發現她還醒着的話,她受到的“懲罰”會相當的厲害。

    “爸爸,我還沒睡着呢!”她無奈地回答道。聲音卻還是那樣的平靜,讓人聽不出她的心情。

    男人的手伸進被窩,撫上她柔軟滑嫩的肌膚。

    又來了!雪兒在心中歎道,卻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男人的手上她的房,沉重的身子順勢壓在她的身上。

    他歎息着說:“你的發育越來越好了。”心裡想着:快了!身下的小女人終于快派上用場了。

    是嗎?那她還真是恨死了自己的發育良好!她心裡諷刺地想到。她沒有任何反抗,隻是柔順地承接着他的狎弄。

    真是該死!如果她還是像幾年前一樣該多好。那時的她身形瘦弱,部更是如同飛機場一樣沒有任何看頭。那時的她隻是經常看見姐姐衣衫不整地從父親房中出來,和她一起洗澡時也總能看見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卻不知道是什麼。直到兩年前,她的身形忽然抽長,個子長高了,人也豐滿了,身體迅速發育時她才弄懂了這一切。可悲的一切!

    初次遭遇

    兩年前,她十六歲。

    那是一個夏日的傍晚。剛剛放學回來的若雪從炎熱的外面走近了開着冷氣的家中。她從廚房冰箱裡取了一杯冰涼的飲料,邊喝邊上樓,打算沖個涼。台灣的夏天真的是熱死人啦!

    她進了自己的房間,迅速地脫下衣服,走進了浴室。

    呼!真涼爽!

    幾分鐘後,她準備出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一時着急忘了那換洗衣物進來了。

    沒關系!她心裡想道。反正是在家嘛,有人進來的時候會敲門的。真糟糕!她竟然連房門都忘了鎖。

    她吐了吐舌頭!幹什麼想這麼多,在自己家裡還怕這怕那的,真是!

    搖搖頭,她打開浴室門走了出去。

    “啊!”她慌張地背過身。

    是父親!他怎麼會這麼早回來呢?

    “爸爸,你先出去一下好嗎?”雪兒不自在地問。

    身後沒有回應,她隻聽見腳步聲朝着她過來。

    “爸爸?”雪兒疑惑地喊道。

    他一步一步地接近她。剛才匆匆的一掃讓他意識到了他的小女孩已經長大了,已經可以這樣的誘惑人心了。雖然隻是一瞥,她飽滿的渾圓,纖細的柳腰,嫩的可以掐出水的肌膚已經深深地烙在他的心底了。

    他癡迷地看着她翹挺的臀部,曲線完美的背部,心裡暗暗感歎。真美啊!他早就知道她可以出落的這般美麗,因為她有一個美若天仙的母親。隻是她的身材一直沒有發育起來,害得他有一點點擔心。不過剛才所見到的讓他完全放心了,她已經具有了勾引男人的本錢了。他的投資很快就會有收益了。

    雪兒心裡越發不安起來。不知什麼原因,她的腿完全不受控制了,雖然可以感覺到身後熾熱的目光,可是她卻跑不開,逃不了……

    “雪兒。”随着一聲呼喚,他從背後抱住她。

    “不!”她不敢相信她遇到了什麼。

    他色迷迷的大手開始在她身上遊移。

    “不要!”她拼命反抗。

    “寶貝,聽話!”

    不!她不是他的什麼寶貝!

    可是一個小女孩的力量怎麼敵得過一個成熟男人的力量。她被他壓倒在地毯上。新禦宅屋

    “不要!”她開始哭着請求。

    “噓!别怕!”男人意亂情迷的眼神望着她,柔聲安撫。

    他的大手揉擰着她飽滿的渾圓,嘴唇膜拜着她少女細嫩的肌膚。

    她雙手胡亂地揮舞着,想把他趕走,雙腿也不停地踢着。怎知這樣的舉動似乎惹惱了他。

    他單手擒住了她的雙手,将它們高高地舉過她的頭頂,膝蓋分開了她的雙腿。他吮吸着她更顯高聳的峰,一隻手來到禁地,探進了她的幽谷花。

    “傾心,你為什麼總是拒絕我?”他眼神迷離,狂亂地喊道。兩手更是猛烈地進攻她稚嫩的身子。   “啊!”她難以抑制地發出嘤咛。

    不!她不敢相信!她不相信這麼蕩的呻吟聲是自己發出來的!

    “嗚……”她難過地哭泣着。

    “寶貝,别哭!你知道我最愛你了!看吧,你也喜歡我這樣對你,不是嗎?”他親親懷中的小人,洋洋得意地說。

    雪兒不說話,隻是低聲地哭泣。

    “傾心,乖!别哭了!你這樣我會心疼的。”他溫柔地說。聽在若雪耳裡卻顯得異常詭異。

    她不是什麼傾心!

    他試探地伸進了兩手指,緩緩地抽動。若雪本能地緊緊夾住它們,怎知卻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它們的存在。雪兒羞得渾身通紅,身子彎曲,連腳趾都蜷縮起來。

    他邪地咧開嘴。被她濕潤緊窒的花壁包裹的手指更加肆無忌憚地猛沖。

    她欲火難耐地弓起了身子。

    他持續猛烈的沖擊讓她的花壁一陣劇烈的收縮。她達到了高潮。

    男人抽出手指,恢複了神志,看着身下劇烈喘息的女子。

    他輕佻地把玩着她豐滿的房,殘忍地說:“這就是你的命運!”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雪兒大聲呼喊。

    他隻是看着她,眼神高深莫測。

    “誰又是傾心?”為什麼他把她當作傾心來玩弄。她承受這樣的事至少應該知道為什麼吧。

    “不要跟我提那個賤女人!”他的神情變得狂亂而危險。

    賤女人?可是她明明聽見他說他最愛的人就是她了?

    看出若雪眼中的疑惑,他森地笑了。“想知道嗎?好,我告訴你。那個叫傾心的賤女人就是你媽,曾經是我的未婚妻,後來卻跟有錢人跑了。哈哈!更可笑的是,還沒等到我去找他們算賬,他們倆就出車禍死了!而你就要代替她來償債!”說完不等雪兒有任何反應,他狂笑着走了出去。

    痛苦欲絕

    那個的可怕禽獸走後,梅若雪飛般地沖進了浴室。

    冰冷的水沖刷着她的身體,可是她卻沒有任何感覺。是難過得麻木了嗎?她忽然覺

    她拖着沉重的身子走出浴室,臉色蒼白如雪,木然的表情讓人看了心酸。

    若雪跌倒在大床上,眼神空洞,望着天花闆發呆。

    事情怎麼會這樣?

    她不止一次問自己。

    她一直知道那個叫做梅仲居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而她的姐姐梅若雨也同樣不是他的孩子。她們姐妹倆都是他從孤兒院領養來的孩子,這個他在她們年幼時就不曾避諱地告訴她們了。

    她一直天真的以為他雖然不是她的親生父親,可是他所作的一切都顯得那麼善良、慈愛。他不僅收留了她們,供給她們姐妹不遺匮乏的物質生活,對她們姐妹更是關愛有加,所以她從來就沒有為她的孤兒身份而感傷過。她是真心地把他當成父親來愛戴的。可是現在這一切全都變了!

    她恨他!

    她更恨自己的懦弱、自己的無力逃脫。

    她痛苦的想死,可是她可悲地承認自己沒有尋死的勇氣。她想要逃,可是她一個十六歲的女孩能逃到哪裡去?她身無分文,又無一技之長,難道要淪落到街上行乞嗎?她最引以為自豪的是自己這張臉,難道她要靠賣為生嗎?那樣和在這裡又有什麼區别呢?

    她想知道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單純是為了報複自己母親的背叛嗎?可是這也說不過去啊。他為什麼要讓她過如此舒适的生活,供她讀最好的學校,給她買最好的衣服、首飾,而不是從小就折磨她呢?

    還有一點,她雖然不解世事,可是還是懂得他沒有真正的要了她、破了她的處女身。為什麼?

    她躺在大床上,身心俱疲,陷入自己的思緒中,連天什麼時候黑了都不知道。

    “吱”的一聲,門開了。

    梅若雨走了進來。

    “怎麼不開燈?”慵懶的女聲抱怨道。

    “啪”的一聲,室内大亮。一個有着魔鬼身材、一頭波浪卷發的女子出現在房間中。

    她看了眼赤裸着身躺在床上的妹妹,蓮步輕移。

    “嘻。看來你也被他調教過了。”她看到渾身不滿吻痕的若雪說,語氣裡盡是不懷好意的幸災樂禍。

    她仍舊木然地躺在那裡,對梅若雨的話無動于衷。她們姐妹向來不親密,可是她也沒想到姐姐會說這樣的話。

    “呦,怎麼啦?很難過、很痛苦是不是?我剛開始也是這樣的,不過你慢慢就會喜歡上這種男女間的愛遊戲了。”她佯裝開導。

    見梅若雪不理她,她隻好讪讪地走了出去。邊走邊嘀咕:“裝什麼聖女啊?現在誰比誰高貴啊?還不是被人玩過的婊子。”

    寂靜的房間中饒是那樣小聲的話,若雪也聽得清清楚楚。

    她不反駁、不回罵,淚水卻無聲地順着頰邊留下。

    是啊?自己現在已經不是什麼清白的女孩了。可是她絕對不會像姐姐說得那樣成為欲望的奴隸的!她發誓。反抗

    一個星期平靜的過去了。就在若雪懷疑那天發生的一切都隻是出于她的幻想或是那天父親喝醉了意識不清而放松了心情時,可怕的事情再次發生,讓她無法再欺騙自己。

    若雪剛剛上床,一陣開鎖的聲音響起來。

    該死!她詛咒道。

    這幾天她都鎖上門才睡,可是她忘記了父親那裡有她房門的備份鑰匙。

    黑影索着走進來,随即再次将門上鎖。

    來人欺身上前,試探地叫喚:“若雪……”

    若雪躺着不動,裝睡。

    來人不放棄,一隻大手伸進被窩亂。

    “呵”抑制不住的抽氣聲洩漏了若雪的秘密。

    “你不乖哦。”男人的嗓音低沉而危險。

    “你幹什麼?”若雪顫聲問道。

    “我隻是想疼你。”男人邪氣地說。

    “走開,你想發洩我幫你去找别人來!”若雪忍無可忍地說。

    “那可不行。”男人搖了搖頭,狀似無奈地說。

    雪兒借着透進來的皎潔月光看見了那個讓她恨得牙癢癢的禽獸的面孔。她奮力地推開他,跌跌撞撞地朝門口跑去。

    反應過來的男人長臂一伸,将她納入懷中。雪兒死命掙紮,無奈男人的手臂如同鉗子般的讓她動彈不得。

    “你敢跑?”男人輕輕地在她耳邊吹氣,邪惡的語調讓雪兒一陣顫栗。男人的手臂從她身後攬上她高聳的雙峰。

    雪兒羞慚得激烈反抗。

    不行,她不能讓他再一次對她做出那種畜生的行為!

    她弓起手肘向後頂向男人的肚子。男人因痛放開了手。

    雪兒抓住機會連忙向外跑。

    可是,她的身子再次被人抓住。

    他狠狠地把她甩到床腳邊。

    若雪禁不住呼痛。

    “看來不給你一點教訓你是學不乖了。”男人一步一步危險地走近。顯然他被惹惱了。

    他要幹什麼?若雪驚恐地看着他走過來。

    他抽出腰帶。

    不!雪兒心中呐喊。

    他掄起腰帶,狠狠地抽在她身上。若雪連忙閃躲。

    男人卻毫不憐惜地一下一下地抽打着她。

    “不,住手!求你了,住手吧!”

    男人眼神冷酷,嘴角泛起邪佞的笑。

    “饒了我吧,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她被打怕了。

    男人滿意地住了手,看着她。那笑容讓若雪頭皮發麻。下場

    “早就這樣聽話不就好了。”男人微笑着走了過來。“寶貝乖,把衣服脫下來讓我看看你傷得怎樣。”

    若雪一言不發地按着他的指示做。

    她羞澀地解開睡衣扣子,露出内衣包裹不住的豐滿雙。

    “還有呢?”男人不滿意了。

    若雪忍着痛起身,褪去了睡褲。

    男人不耐煩地瞪着她。

    雪兒咬着嘴唇,忍着難堪,手指生硬地接下自己身上僅存的遮蔽——内衣和底褲。

    渾圓上的蓓蕾因為忽然遇到冷空氣而迅速挺立起來,在男人熾熱的眸光下,雪兒羞憤得要死。

    “好,現在揉搓你的部。”

    什麼?

    似乎看出她的不願,男人無聲地威脅。

    若雪無奈隻得聽從,兩隻細嫩的小手捧起了自己沉甸甸的房,微微揉搓着。豐滿的雙峰在男人眼前顫動,令他血脈偾張。

    “看來你還是不心甘情願。”男人沉聲地下結論。

    若雪驚恐地說:“不,我沒有。”她怕極了他的懲罰。沒錯,她知道他在懲罰她,用羞辱她來懲罰她的不乖巧。

    男人搖搖食指。“看來我要讓你好好地記住這次教訓才行。”

    他把她抱到浴室的大落地鏡前放下,調整了一個姿勢。

    “擡頭。”男人命令。

    雪兒再不敢有什麼反抗。隻是眼前所見讓她腦中轟地一聲炸開了。

    她的私出一覽無遺地呈現在鏡中。

    “我要讓你親眼看見我是怎麼進入其中的。”男人張狂地笑着。

    若雪徹底絕望了。

    她閉上雙眼。

    “睜開眼睛!由不得你不看!”男人霸道的聲音拉回了若雪飄離得神志。

    他為什麼要這樣殘忍地對她!

    男人勾起一抹撒旦的微笑,将手指送進了她體内。另一隻手強迫她的腦袋看向鏡子。新禦宅屋

    她紅透了雙頰看着鏡中他細長的手指不斷進出着她的花谷。

    他撒在她身上的欲火與冰涼的地闆形成了極為明顯的反差,兩種刺激在她體内交彙,化作汩汩的溪水從她下體流出。

    她恨透了此時自己蕩地反應。

    他不斷用手指戳刺着她細嫩的花壁,讓她情難自抑地發出放浪的呻吟。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男人洋洋得意地說。

    不,我一點都不喜歡。她心中這樣呼喊。可是身體仿佛不受她的意識控制,仍然不知恥地回應着他。她不喜歡此時的無能為力。連身體都背叛了她。

    終于,男人撤離了手指,雪兒虛軟地癱回了地上。

    他眼神迷戀地看着她,如同對情人般耳語:“傾心,你終于回來了。你知道嗎?你以前也是這樣熱情地在我身下回應我的。在床上的你是那麼的美。”男人陷入沉思中,仿佛在回憶過去。

    男人忽而激狂起來:“可是你怎麼跟别人跑了呢?為什麼?就因為他比我有錢嗎?”

    看着眼前裸露的胴體,他又恢複了平靜:“還好,你終于回來了,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

    眼看着他發狂,若雪驚恐地喊道:“你搞錯了,我不是傾心,我不是我媽!”

    男人的眼神由迷離變得清晰,終于恢複。

    “沒錯,你不是傾心。不過你和你媽一樣的蕩。”

    不!她沒有!

    “不過我喜歡。”他加了一句。

    “你為什麼不要了我?”若雪問出心中的疑問。照他那樣迷戀自己母親看來,他應該會要了她才對啊!

    “你的處女身對于我還有用處呢。”說完這詭異的一句話他便離開了,留下迷惑不解的若雪。

    無奈的現實

    若雪由可怕的回憶中跌回現實,身上的男人還在。

    她強忍着體内一波波的騷動,盡量不給他回應。他覺得沒趣就自然會走開,這兩年來,她不時地承受着他野獸般的蹂躏,不過不知道她應不應該慶幸,她還沒有被他真正的侵犯到。不過她仍然覺得自己是肮髒的,多那一層處女膜不會讓她的心情好到哪裡去。

    終于,男人滿意地離開了。

    她想他是回房“戰鬥”去了。晚上回家的時候她看到他帶回來一個女孩,女孩神志似乎不大清醒。不過那不關她的事,畢竟她都自身難保了,哪有力去關心是不是還有人受他折磨。想必那女孩會很慘吧,她不相信他那樣對她就可以滿足欲望,不增加就不錯了,這會兒應該在那女孩身上發洩呢吧。

    話說回來,那女孩的年紀還真是很小,好像比她還小,不到十八歲呢。

    睡覺吧,别想了!

    一大早,雪兒和父親、姐姐一起用過餐後,便同姐姐一起坐上了房車上學。

    先到的是她的學校——聖維亞高中,台北市區最負盛名的高中,是一所貴族學校。她讀三年級。接着司機老劉才會送姐姐到學校,姐姐大她兩歲,已經上大學了。

    車停到校門口。

    若雪理了理裙擺,接過司機遞上來的書包,挺直腰闆昂着頭如同驕傲的公主般走了出去。

    她隐隐約約似乎聽到了姐姐的蔑視聲。

    是,她是在裝淑女,那又怎樣?在家裡已經受盡淩虐,難道就不能再學校活得有尊嚴一點嗎?難道要想姐姐一樣打扮得花枝招展,活像個花蝴蝶一樣在不同男人的床上徘徊嗎?

    不,她有她的驕傲。如果非要讓男人來欺負,她希望就那個人一個就算了。她沒有興趣讓自己被不同的男人玩弄,雖然按姐姐的說法是她在玩弄男人。

    可是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身體,别人又怎麼會尊重它?說她是假裝聖潔也好,或是别的什麼也好,她隻是想保護自己。

    情動

    “梅若雪!”一個清脆迷人的男聲止住了若雪走向教室的腳步。

    若雪回過頭去。是他!隔壁般的班長,也是學生會的會長,受盡全校女生喜愛的白馬王子宇文暄。他風度翩翩,氣質不凡,溫文爾雅,舉手投足都有一種明星的風範。他也着實堪稱校園中的明星,傳說他多才多藝,傳說他家世顯赫,傳說他的父母都是有名的外交官。關于他的傳說如此之多以至于若雪都被引起了興趣,畢竟一個二年級才轉到這所學校的學生在短短一年就得到全校同學的贊揚和喜愛并榮登學生會會長一職并非易事。

    “有事嗎?”若雪疑惑地問道。她雖然對這位萬人迷會長頗有好感,但是也沒想過要主動接近他,他們也向來沒有什麼交集,不知道他叫住她是為了什麼。

    “有事。”男孩頓了頓,接着大聲喊道:“梅若雪,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

    若雪驚訝地張開了小嘴,朵朵紅暈頓時在她雙頰上綻放。他……他……竟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向她表白。

    感受到四周走過的同學們投來的目光,雪兒害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宇文暄走上前來,附在她耳邊輕聲說:“吃中飯時我在花牆那裡等你。”之後就潇灑地走開了。

    若雪一個人捧着便當盒小心翼翼地走向了花牆——校園内男女約會的絕佳場所。她不住地四下張望,像是一個準備和情人幽會的小女人。

    “啊!”一條手臂突然出現攬上了她的腰,雪兒吓得驚呼。

    “是我。”略微低沉的嗓音顯得頗為愉悅。

    看清來人,雪兒俏聲道:“你幹什麼?想吓死我嗎?”

    男孩笑容燦爛地說:“我怎麼會舍得。”

    雪兒羞得不說話,隻是把頭低下去。

    宇文暄低頭看着懷中的小鴕鳥,興奮地說:“我很高興你能來。還有,你想把自己悶死啊?”

    雪兒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在他的懷中,頭靠的正好是他的膛,慌亂地退開,擡頭看到他眼中清晰地寫着“真可惜”。

    “我來隻是……”雪兒說不出來。

    “隻是什麼?”他逼問。

    “隻是……”

    “不要拒絕我。”他伸出手捂住她欲啟的紅唇,眼中的深情清楚地表露出來。

    若雪醉在他深情地眸子中,無法自拔。

    “為什麼是我?”她恍惚地呢喃。

    他值得更好的人,她自知配不上他。

    “你是那麼特别,讓我在衆人中一眼就找到了你。你就像一隻清麗高雅的百合花,淡淡的在那裡,散發着屬于你自己獨特的香氣。”他深情的話語讓若雪難過得想哭。

    “我沒你說得那麼好。”若雪搖着頭,痛苦地說。

    “可是這隻百合不快樂,她總是孤獨地站在衆人中央,周圍圍着許多人卻仍舊躲不過孤獨的侵蝕。她在一天一天的枯萎,所以我想護着她,可以嗎?”宇文暄深情地凝視着嬌俏的人兒。

    “讓我保護你好嗎?保護你的心還有你的人。”他伸出手按在她的口,不帶任何情欲,有的隻是想體貼、想愛護佳人的誠意。

    可以嗎?他可以保護自己嗎?若雪在心中不停地問。

    也許可以吧。畢竟有人在旁支持要比一個人奮戰要好,她承受着太多的苦難了,快要超出她的極限了。也許他真的可以保護得了她,畢竟他要比自己有力量的多。他會幫她逃離那個家、那個人、那場夢魇吧!

    “好,我們交往吧。”

    “真的?”男孩欣喜若狂,上前一把抱住若雪。

    “我會保護你的!”這是他的諾言。

    短暫的幸福

    這段日子是若雪一輩子最開心的日子。

    校園裡随處可見他們出雙入對的身影。不過他們最喜歡的還是花牆處的午餐約會。

    “若雪。”宇文暄開心地呼喊。

    “暄。”雪兒歡快地走向坐在草地上的他。

    “你今天好美。”雪兒今天穿了一件純白的小洋裝,襯着她無瑕的肌膚、姣美的身段更顯迷人。

    “真的嗎?”雪兒轉了個身給他看,忽然腳步不穩,跌倒他的懷中。

    若雪掙紮着要起身。

    “别動!”痛苦的男音響起。

    “怎麼了?”雪兒不解,仍然乖乖地停止動作。

    雪兒嬌美的容顔、微噘的紅唇在在引誘着他。他将她拉近,輕輕印上她的唇。雪兒羞澀地閉上雙眼,将唇湊近,獻上了她的初吻。

    男孩試探地用舌撬開她的唇,雪兒微張開嘴。男孩得到赦免後便長驅直入,與她的丁香小舌纏綿嬉戲,雪兒想躲,可是男孩霸道得拒絕她的退縮,硬逼着她的舌出來迎戰,女孩終于棄械投降,倒在了男孩懷裡。

    若雪趴在他的身上大口地呼吸着新鮮空氣。她生澀稚嫩的反應大大地取悅了他。

    “雪兒。”他撫着她的秀發,輕輕喃着她的名字。

    “嗯?”她無意義地應着。

    “現在的你真美。可是你可以告訴我你以前為什麼會那麼憂郁嗎?”他的話音剛落,就明顯地感覺到懷中的身子僵直着。

    “暄……”雪兒眼露痛苦,哀傷地喊着。

    “還是不可以嗎?我也像其他人一樣無法走進你的心嗎?”宇文暄緊緊地抱着她,聲音中滿是無力與挫折。他不是在怪她,而是心疼她!她究竟受着什麼樣的苦,讓她這樣哀傷呢?他氣自己的無力,竟然連幫她分擔心事都做不到。

    “别這樣,暄!”雪兒不想看他這樣難過。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雪兒佯裝輕松地說:“隻是我的家庭罷了。我是個孤兒,而我的養父對我不大好。”她說得心虛。

    她還不敢向他吐露實情,她怕他會嫌棄她,畢竟他們的關系還不是太穩定,她不能冒這個風險啊!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她對他的感情越來越深了,她已經變得太依賴他了,她無法承受離開他的後果。

    “雪兒。”他憐惜地摟緊她。他不知道她有這樣的身世。新禦宅屋

    “答應我,不要離開我好嗎?”雪兒脆弱地哀求他。

    “我不會離開你的。”他信誓旦旦地保證。雖然她輕描淡寫的解釋不能讓他滿意,但是他會等,會等她願意開口把事情向他傾訴的。

    “吻我。”她渴望他的安慰。

    沒有人能拒絕心愛人如此魅惑的請求。他吻上了她,激烈地吻着,藉以證明她還在他的懷中。

    兩個人瘋狂地吻着,彼此心中都有些許的不确定與惶恐。

    幸福已經蒙上了影。

    謀

    第二天早上

    “若雪,再過幾天你的生日就到了。”梅仲居輕描淡寫般地說。

    “嗯。”雪兒點點頭。她猜不透他的心思。

    “我打算在家裡給你舉行個party,畢竟十八歲生日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你覺得怎麼樣?”他像個慈愛的父親般問道。

    “很好啊!”若雪答道。她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選擇的權利。她越來越習慣不違逆他了。

    “那就這樣決定吧。到時你把你要好的朋友全請過來。”他狀似不經意地提到。

    “嗯。”她乖巧地答應,心裡卻諷刺地想到:她哪有什麼要好的朋友啊。和她最親近的人就隻有他——宇文暄了,可是她是萬萬不能請他過來的。

    “那你盡快把宴客名單拟好吧。”

    “當當當”的敲門聲響起來,雪兒走過去開門。今天是周末,她沒有出門,躲在自己的卧室内。她不敢去見宇文暄,因為今天父親在家,她不想引起他的懷疑。她現在不能讓父親知道宇文暄的存在。

    “雪兒。”梅仲居閃進卧室内,迅速地鎖上房門。

    “有事嗎?”

    “沒什麼事,隻是想看看你的宴客名單拟好了嗎?”

    “拟好了。”她把寫上名字的紙拿給他。“在這裡。”

    名單上隻有寥寥幾人,那還是她挖空腦袋才想出來的和她關系還算可以的幾個同學。

    他迅速地掃了眼,眼睛低垂,似乎在想什麼。

    “有什麼問題嗎?”雪兒不安地問。

    “沒有。”他笑笑地說。“雪兒寶貝,讓我來疼一下吧。這一周我太冷落你了。”他用一副和情人說話的口吻說道。

    他把她放在寫字桌上,解開她的上衣,推高她的罩,露出俏挺的渾圓。他一口咬上她的蓓蕾,她不禁痛呼出聲。

    他在生氣!雪兒透過他的動作感覺出來。隻是他在氣什麼呢?她并沒有反抗啊!

    她的痛苦讓他的心情登時大好。他猛地扯下她早已濕濡的底褲,開始探索她幽秘的花叢,用手指在其間嬉戲,逗弄得她頻頻求饒。

    她難耐欲火地弓起身子夾緊他的手指,磨蹭着,浪吟着,扭動着妖娆的軀體,臣服于欲望腳下。男人這樣程度的寵愛快要讓她無法滿足了。

    “小妖,你的身子真是太敏感了。”他喘着氣贊歎着。他還真怕自己一時失控上了這個被自己親手調教出來的小蕩婦呢。

    她已經漸漸被欲望控制住了。

   下一章

相關文章

關鍵詞:淫毒肉書屋新禦宅屋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