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1女7男

2019-01-08 17:24:18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誤上賊船Ⅰ

    我,從來不化妝。因為化妝品會讓醜女變美女,美女變仙女,仙女,就該升天了;我沒打算升天,所以我從未接觸過化妝品,但--盡管如此,我還是淪落到今天這地步--跳槽。

    我可以掰出食指、中指外加還沒戴婚戒的那手指對天發誓,我真的從來沒有勾 引過上司,但那個老色狼那雙白眼球裡有血絲、瞳孔裡有思的眼睛還是瞄上了我。

    人在職場,身不由己啊!

    也許有不少女人都遇到過這種問題,結果要麼逆來順受,當了上司的玩物或情人;要麼大發雷霆,與色狼上司對簿公堂;要麼像我這樣忍無可忍,直接跳槽了。

    跳槽算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吧--以我骨子裡的那份正直,要我做一個奸人的情人,我辦不到!若要把上司告上法庭需要請個律師,寫張訴訟,上法庭做證……這些太繁冗了!于是,我離開g市,來到了t市。

    這兩年來在g市受了不少氣,但總算小有成就,我接手的幾個廣告策劃案效果都不錯,其中兩支廣告還讓兩位默默無聞的藝人一夜成名。憑着這些經驗,我順利進入t市的一家廣告公司--秦氏廣告公司。隻不過,面試時那位hr(人力資源經理)草草地看了我的簡曆後就問了我三個問題,我再次豎起那三個手指--打死我也猜不到他會問這種離題千萬裡的問題!

    個問題:“你會勾 引上司嗎?“

    我答:“有能力,沒興趣。”

    他點點頭,似乎有些滿意。

    第二個問題:“你有愛 滋、梅 毒那一類的 病嗎?”

    我大怒,差點直接說“呸”,然後掉頭走人,但我還是忍住了,面無表情地說:“沒有。”

    我想我是世界上最能忍耐的生物了,聽說金牛座的很能忍,我以前不相信這些西方的東東,但這一點似乎沒說錯。

    接着第三個問題:“冷嘲熱諷領教過嗎?”

    這個問題似乎比較靠譜了,應該是在考驗我的抗壓能力,我心裡想着,對方卻補充道:“我指的不是工作上的,而是類似于人身攻擊的言語。”

    不是工作上的問來做什麼?我直想翻白眼,但還是答道:“領教過多次了。”

    不是我對自己的外表和專業能力自負,而是這兩者确确實實令我遭到一些小人的明嘲暗諷。

    忘了說,我的名字叫杜梓萼。

    那個誰、那個誰、還有那個誰,不許偷笑!這是我活到現在這二十五年來遇到的最黑暗也最無奈的一件事!

    據說,我媽生我之前怕發胖沒敢多吃,生完之後就覺得肚子餓了,當時我爸抱着出世還沒到一分鐘的我問我媽:“孩子她媽,咱們女兒要起什麼名字呢?”

    做媽的一個勁地喊:“肚子餓啦!肚子餓啦!”

    剛好我爸姓杜,又是“妻管嚴”,什麼都聽我媽的,于是他就去民政局給我注冊了這個名字。

    當時本女子年紀小,不懂事,後來被同學左一句“肚子餓”右一句“肚子餓”地叫,才抓狂得想改名,但那兩位家長說:為了記念當時的“浪漫”情景,改名手續又繁雜,就湊合着用吧!

    于是,我一直叫“肚子餓”……新禦宅屋

    唉!往事不要再提!說說我到t市後開始的新生活吧!剛到t市,我租了個中檔的房子,一居室一廳一洗手間一廚房,廚房和廳方便一些朋友來這兒做飯——給我吃。再者是工作,天到秦氏上班,我就被迫加班到深夜--

    “赫……不要……呃--啊!求你不要了……啊--”臨近午夜,公司的頂樓傳出一個女人消 魂的尖叫,同時伴随着奇異的“噗哧”聲,辦公室的門半敞着,裡頭開着燈,沙發上一對全 裸的男女身體緊貼在一起,雙雙滾落到地上(省略一千字不良内容)……

    一場風花雪月之後,男人起身套褲子,女人卻遲遲不願起來,風情萬種地靠在沙發邊上,意猶未盡地撫着自己,赤 裸 裸地盯着男人優雅的一舉一動,男人卻無動于衷,睨了她一眼,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女人嬌 嗔說道:“都說秦總很冷酷,可剛剛跟人家愛愛的時候可不是這樣……”

    “滾!”秦緻赫失去耐,指着地上零亂的衣物吼道,“帶着那些東西滾!”

    接觸到秦緻赫冷的目光,女人忙不疊抓起地上的衣物,趕不及穿上就裸 身逃離他的視線。

    秦緻赫整整領帶,走出辦公室,決定結束一天的工作。他步入總經理專屬電梯,按了直達地下停車場的按鈕……

    那個女人,當然不是我。這段彩的描述是秦緻赫後來告訴我的,至于他願意告訴我的原因……以後再透露~~

    當晚,我在十五樓加班,對于頂層發生的事還一無所知。我的直屬上司,也就是創作部的總監秦緻冊要求我留下來将一個3d動畫做完。據我之前的經驗,像秦氏這樣的大公司應該有專門的繪圖員做這些工作,但秦緻冊說:“負責制作3d的同事有事請假了,就麻煩杜小姐代勞了。”

    ok,這沒問題,雖然不在工作範圍内,但在我能力範圍内,所以我接受了這個任務。

    隻是,這個上司看到我點頭後,笑得有點詭異,那眼神就像鷹隼看到獵物般——毫不掩飾的險、赤 裸 裸的欲望!沒有被“盯上”的經曆的人是不會揣摩到這眼神的深層含義的!但是礙于天上班,我又不好拒絕他交代的任務,而且已經答應了,也不好食言。

    其實,秦緻冊并不像那些大腹便便、滿臉橫、滿腦子黃的色鬼一樣,至少他的外貌不是那樣:一米八左右、偏瘦的身材,戴着無框眼睛,皮膚不黑,穿着淺色上衣,笑起來很是斯文;隻是那雙笑得咪成兩條弧線的眼睛似乎隐藏着一種深不可測的險。

    我得提防着點!

    上午,我初到公司的創作部,作為本部門的老大——秦緻冊簡單介紹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帶着我去認識工作上将會有接觸的同事--本部門的創作總監秦緻竹、客戶服務部的客戶總監秦緻棘、總經理助理秦緻羽、行政部那位負責對我進行面試的人事經理秦緻朋,還有另外兩個人暫時沒能親眼看到,一個是偶爾來公司巡查的董事長秦緻從,一個是他認為沒有必要去見的總經理秦緻赫。

    秦緻冊介紹的那些人都是不冷不熱的與我對視了一眼,最多再與我握個手,那些臉孔如過眼雲煙,要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内記住實在是高難度的事!但我發現了一個特點:他們都是叫“秦緻什麼”,隻是最後一個字不同而已。随後,這位直屬上司就告訴我:他們是同胞兄弟,最大的和最小的隻相差七歲。

    可見相臨的兩個兄弟都是差一歲,我暗自下了結論。

    于是我用這樣的方法記住了他們--

    秦緻竹,相當冷傲的那個,當時他隻是擡眼瞟了我一眼,清瘦的臉依舊對着晶顯示器,什麼話也沒多說。

    秦緻棘,圓滑,八面玲珑,有點老成,他的名字讓我聯想到一種植物:荊棘!表面上很好相處,也許暗地裡給你一刀也說不定!

    行政部那位我早已認識,隻是今天才知道他的名字,秦緻朋,果然人如其名,平易近人;隻是……為什麼從他漂亮的微笑中,我總覺得透着某種幽靈般的氣息?

    還有一個是助理,至今很少見過男的助理,他叫秦緻羽,很有詩意的名字卻配了一張面無表情的臉,他打量了我幾遍,才淡漠地說了句“你好”,其黝黑的皮膚讓我想到宋朝包拯用的那塊硯。

    以上對秦氏家族幾個人的印象都是我憑直覺說出來,也許對,也許不對。但我知道在這樣一個處處都是他們家族的人的公司裡混絕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我這個想法馬上就應驗了!

    當我制作完3d圖像時,一擡頭才發現牆腳的老式古董鐘上時針和分針就快在十二點的位置重合了!午夜了!

    我把文件保存好,準備起身離開,這時,秦緻冊突然從另一扇門走出來,笑着說:“杜小姐辛苦了,我正等着你一起下班呢,你今天有約會嗎?”

    他一步步走過來,我直覺地嗅到危險的氣息:半夜三更、夜深人靜、孤男寡女,什麼事都可能發生!想來我隻有一米六八的身高,他越是靠近,越能感覺到身高和體質上的差距。

    “沒……呃……有!”我緊張得有點口齒不清,暗自深吸了口氣,才稍微以正常的語氣說道:“沒有,這麼晚了還能有什麼約會呢,秦總監真會開玩笑,呵呵。”後面那兩聲幹笑完全是虛情假意的,差點害我笑得臉抽筋!

    “這樣啊?或許我們可以到酒吧喝一杯,放松一下。”說着,秦緻冊的右手已搭到我的左肩上了,我下意識地抓緊提包放在前,有了提包的阻擋似乎覺得比較安全。

    “那可不太好哦,明天還得上班呢,睡眠對女人很重要的,充足的睡眠能讓皮膚得到休息,有益身心健康。我看,不如改日吧。”我沉着氣與他對峙,天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

    下一秒,秦緻冊突然把手移到我的左臉上,笑着說道:“難怪杜小姐皮膚這麼好,沒有化妝也是彈十足啊!”

    他的爪子在我臉上遊移,我内心已是一片火海,暗地裡喊出他好幾代祖宗的名字!但眼下最重要的是逃離危險區!

    我借口把坐椅推進電腦桌下面,扭身輕捷地閃離他的魔爪,然後說道:“秦總監你也辛苦了,早點休息哦,晚安。”說完,我抓着提包,踩着高跟鞋跑出去,右轉二十米處有電梯,而且顯示降到十六層了,我直奔過去狂按,回頭看,秦緻冊在後面慢悠悠地走出來,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仿佛料定電梯的門不會打開或是電梯會突然出故障似的。

    救命啊!我不要被非禮啊!我内心呐喊着。不知是釋迦牟尼、上帝還是阿拉聽到我的求救,電梯的門在“當”一聲後打開了。門剛開出一條縫,我就迫不及待地擠進去。

    “噢!”

    我聽到頭頂上方傳來一個男人的一聲低吟,下一秒我就意識到自己撞到人了……不,也許是幽靈?

    仔細聽,這層樓除了秦緻冊的腳步聲、我的呼吸和心跳聲,似乎沒有别的聲音了!

    我一向是無鬼神論者,此刻卻要不停地說服自己:是我想象力太豐富了!但擡頭看到對方那張冷酷得像撒旦的黑臉時,我不得不動搖最初的想法--也許世上真的有鬼!

    這個“黑面鬼”似乎完全不受我沖撞的影響,站立穩如泰山,臉上的五官好像因長久沒有變化而變得僵硬!

    我驚退一步,不敢再看他,這個“黑面鬼”卻突然擡起手伸向我……

    此時,辦公室裡那個古鐘“哐哐”作響,一直耐心地響了十二下。我整個心都提到嗓子口,眼睛睜得老大!

    前有鬼,後有狼,天要亡我啊!

    腳底像是粘了萬能膠水,我半步也移動不了,“黑面鬼”的手從我身體左側穿過,阻止電梯門關上。我扭頭一看,我的腳後跟有一半踩在電梯外!

    “謝……謝。”出于禮貌,我還是向他道了謝,但下一個問題是:進電梯跟“黑面鬼”一起乘到一樓,是逃出電梯掉進“惡狼”之口呢?我舉三手指發誓:這兩個選擇我都不願選!

    “二哥?”後面的秦緻冊突然嬉笑着說道:“這麼晚你還沒回家啊?”新禦宅屋

    二哥?那是?我再擡頭看電梯裡的男子,才想起他就是今天早上見過一次面的總經理助理,不過他似乎沒有助理那麼黑。這時他身體向我這邊傾過來,我忙側過身讓他出去,隻聽到他對秦緻冊說:“你不也工作得挺晚的嘛?”

    “工作”二字他故意說重了,我想他一定對秦緻冊的本了若指掌吧!也許秦緻冊借“工作”行“非工作”的事已經是衆所周知的事了……但這個問題不是我該關注的,此刻正是脫身的最好時機啊!我輕盈地溜進電梯,迅速按了關門的鍵和數字一的鍵,看着門慢慢地關上,我祈禱着不要再有什麼意外了。然而,就在兩個門還差十公分就合上的時候,五隻手指從門縫裡鑽進來!此情此景比任何恐怖電影都令人毛骨悚然!我甚至感到全身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電梯門一碰到手就自動彈回去,那隻手繼續向我伸過來,我一直退,一直退,退到背部貼着電梯的牆壁,那隻手的主人--那個總經理助理走進來捉住我的一隻手腕就把我拉出去!

    黑夜裡,整棟秦氏大樓都很安靜,這裡有兩個一米八以上的男人,還有一個僅有縛之力的女人,而這個女人剛好是我!

    這是我天上班啊!為什麼讓我撞上這樣的事?我内心向諸神求救了無數次,就是不敢看這兩個男人,低頭看到自己的高跟鞋,靈機一動:必要時,它們也許可以作為防身的武器。但接下來發生的情況卻讓我的高跟鞋暫時派不上用場--

    “在公司不要叫我二哥。”那個助理對秦緻冊嚴肅地說道,然後又轉向我,同樣冷峻地問道:“你勾 引他了?”

    豈有此理?居然這樣誣蔑人?我如遭雷轟,他們兩兄弟果然是一夥的!

    “說!你有沒有勾 引秦緻冊?”他捏緊我手臂,同時直呼我直屬上司的名字,後者趕緊收起剛才的嘻皮笑臉,挺直腰杆,像個立正的士兵。

    “我沒有!”我擡頭瞪着這個智商嚴重缺失的男人,委屈得鼻子發酸,而他竟厚顔到毫不知恥地回瞪我,甚至嘴角漾起一抹殘酷的微笑!

    “她說沒有勾 引你,秦緻冊!”助理突然換上冷酷的表情,轉向秦緻冊質問道,“這就是你的部門經常換人的原因?”

    “唉!不是,二哥……總經理,我……”秦緻冊羞赧得說不出話來。

    我清楚地聽到他稱呼抓着我的男人“總經理”,難道這個男人不是今早見到的助理?抑或是他身兼兩職?我疑惑地看着這個總經理,這分明是助理秦緻羽那張臉啊!秦緻冊說的沒必要見的人就是他麼?

    我努力回憶那個名字,他是叫……秦緻……赫!沒錯,就是他,難道他和秦緻羽是孿生兄弟?

    等我回過神來看他們時,他們都盯着我看,看了幾十秒之久,他們的眼神像是充滿疑惑,又像是很驚訝。

    氣氛沉默得有點吓人,如果是白天就沒什麼好怕,但現在是晚上,t市所有的人都睡着了,就剩我和這兩個男人在這棟森森的大樓裡,我膽小地退縮了一步,但手臂還被擒在這個總經理手中,退了等于沒退,反而還引起他的注意,他回頭把我拉向他,說道:“你叫了我的全名。”

    我不知所雲,看向秦緻冊,後者小心翼翼地說:“是我告訴她你的名字的。”

    “問題不是這個,我是說她直呼我的全名!”

    “我有嗎?”難道我在不知不覺中把他的名字說出來了?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丢自己臉的事?再擡頭看總經理時,他卻朝我險地笑,接着冷冷的一句問話就從他那細長的嘴唇縫裡擠出來:

    “你說你沒有勾 引他,但你卻在勾 引我!”

    天地良心!他扯的是什麼話?我一直站在這裡,每次說話不超過三個字,如果這樣也能算是勾 引,那他們剛剛說那麼多話豈不是“嚴重勾 引”?新禦宅屋

    此時,辦公室的鐘又響了一下,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而我竟站在這裡跟這兩個男人讨論一些無謂的事,浪費我寶貴的睡眠時間?

    “我不屑勾 引任何人!不管你是總經理也好,總經理的助理也好,我現在要回家睡覺,你們誰也别攔我!”我火大地甩開他的手,徑直走向電梯。

    “這麼晚了,你認為路上有車嗎?就算有,你敢坐嗎?”秦緻赫在後面對我喊道,一時間,他的聲音在整座樓裡回蕩。

    他說得沒錯,沒有哪個出租車司機會那麼拼命,到淩晨一點還開車載人。但若走回去,起碼要走一個小時,路上是否安全還是個問題!我想說“我杜梓萼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這句話在黑夜裡不受用。

    “我送你一程吧!”秦緻赫走到我旁邊,後面的秦緻冊嚷道:“那我呢?”

    “你自己有車。”秦緻赫回了他一句,然後也沒問我同意不同意,就跟我一起進了電梯,在電梯門關上之前,他對電梯外的人說道:“以後不許讓她加班到這麼晚!”

    電梯門在秦緻冊那聲有氣無力的“是,總經理”之後關上了。

    四面都是鏡子,看哪一面都能看到秦緻赫那雙眼,我低下頭一看,地闆也是鏡子,而我穿着裙子!天啊!那豈不是看得到……我不敢多想,趕緊躲到牆角,合攏腳。一擡頭,連天花闆也是鏡子!雖然我的上衣不是低的,但v字領也能看到裡面的風光啊!我迅速把提包放在前抱緊,心裡罵着:這是哪個色 情建築師的傑作?

    秦緻赫看到我如此這般的舉動,側過臉去,好像在笑,但過了幾秒鐘又回過頭來對我說:“以後他讓你加班,你都不要聽他的,知道嗎?”

    廢話!我又不是白癡!教訓一次就夠了。從創作部跑出來時,我就已經想好以後遇到類似的加班情況要如何應付了。

    “我說的,你聽清楚了嗎?”秦緻赫突然靠過來,嘴巴幾乎要貼在我耳朵上了!如此近距離說話,差點把我耳膜震破!這哪裡像個總經理啊?

    我擡頭怒視着他,說道:“我自有分寸,不勞總經理費心。”

    “好自為之!”他突然冷下臉,随即又說道,“不過這口氣似乎不太像要搭便車的人該有的……”

    “我一開始就沒說要坐你的車。”我憤然回道,傾身向前,按了數字一,此時電梯已降到二樓了。

    “車在地下層,你按一做什麼?”他問道。

    “當~”我模仿着電梯的聲音,說道,“我到了,總經理自己小心駕駛。”别翻溝裡去!我心裡不懷好意地加了一句。

    這些有錢人,自以有車就了不起,我偏不讓他有機會炫耀,我就是走也得走回去,當作健身,總比雙腿蜷在車裡,日久了還坐出個孕婦的肚子來強。這也是我一直都沒有買車的原因。

    “回來!”秦緻赫在後面喊着。

    “拜拜。”我加快腳步,恨不得快點跑出他的視線。

    不幸的是,高跟鞋竟在這個時候讓我出糗了!隻聽到“嘎吱”一聲,右腿就崴了一下,腳踝傳來一聲悶響,我甚至能感覺到骨頭錯位的聲音,痛得我眼淚都流出來了。

    回頭看電梯那邊,門已經關上。

    我該慶幸沒有被秦緻赫看到我的洋相,還是擔憂接下來怎麼回家呢?

    望着深藍色的天空,我悲痛交加,淚水忍不住滑落下來……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