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終于等到遇見你

2019-01-14 13:52:27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楔子

    華燈初上,霓虹 。我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齊家路上碰見遲軒。

    那個時候,我喝得爛醉如泥,正八爪魚一樣地挂在我身邊那個風流倜傥的男人身上。

    我很不要臉地借機發着酒瘋,拼了命地往那個男人懷裡蜷,他露出寵溺卻又無可奈何的微笑,怕我掉下去,所以攬了攬我的身子,卻立刻招來我一陣尖叫:“啊!蘇亦你抱我了!你要對我負責!你要做我男朋——”

    最後一個“友”字還沒說出口,一個穿着白襯衣牛仔褲,面龐青澀卻隐隐露出俊朗模樣的少年,利落清晰地映在了我的瞳孔上面。

    我眨眨眼,再眨眨眼,認出了這個少年正是遲軒。

    眼見他精美如玉的額頭上淡色的青筋隐隐要突顯出來,我有一陣很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抱着我的蘇亦剛剛張了張嘴疑惑地問出一句——

    “喬諾,他是……”

    我根本就沒來得及說出任何一個字,遲軒澄澈清明的眸子掃了我一眼,看都沒看正以無比暧昧的姿勢攬着我的那個男人,而是動了動他 般的嘴唇,字正腔圓地喊了我一聲:“媽。”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地翻了個白眼。而蘇亦攬着我身子的那雙手臂,也随着遲軒的這句稱呼,僵掉了。

    可恨的是,遲軒居然還不知收斂。

    他依舊看都不看一眼攬着我的蘇亦,而是眸瞳晶瑩地盯着我,嘴角忽地彎了一彎,宛若任何一個再乖巧不過的男孩子,笑容幹淨,眼底純澈,伸出他修長的手掌握住我的胳膊撒嬌般地輕輕搖了搖:“媽,我餓了,快回家做飯。”

    蘇亦的胳膊頓時更加僵硬了。

    縱然他一晚上都好涵養,臉色卻依舊忍不住微微泛白。他笑得有幾分勉強:“喬諾,不如……先放你下來吧?”

    我就是再不想下來,氣氛如此尴尬的情況下,也不能繼續死皮賴臉地蜷在那兒了,就順從地點了點頭。

    他的身子微微俯低,我下了地。

    腳尖剛挨着地,還有些站不穩,但我依然果斷地朝遲軒沖了過去,報複性地一把攬住他的脖子,誰料動作太猛,他和我一同踉跄了一下。

    我趕緊站穩,幾乎是張皇失措地朝蘇亦看過去,擡起一根手指,指指自己的臉,再指指被我攬着脖子動彈不得的遲軒,我覺得自己簡直焦急得要哭了:“蘇亦你看,你看看,我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兒子!他是——”

    話沒說完,蘇亦就展開眉宇,笑了。

    “喬諾,你醉了。”

    他側了側視線,面目清好的輪廓根本掩不住眼底的疏遠:“你……你弟弟他可能真的餓了,不如我先送你們回家吧?”

    說到“你弟弟”這三個字時,他分明是有幾分踟蹰與猶疑的——很顯然,遲軒的話,讓他不得不對我們的關系生出幾分懷疑。新禦宅屋

    聽到蘇亦含了遲疑的話,又見到他明顯泛起疏離與冷漠的那雙眼,我整顆心都涼了。完了,完了,我原以為隻差一步就要大功告成的建交計劃,被遲軒兩句話給徹底攪黃了。

    我不死心地往蘇亦身邊湊了湊,仍抱最後一絲希望地問:“那……剛剛我們說的事……”

    蘇亦優雅地笑:“喬諾,你醉了。今晚很愉快,謝謝你陪我。”

    這是他第二次說我醉了。

    我瞬間垮了臉。

    我江喬諾雖然花癡,卻不蠢,蘇亦前後如此懸殊的反應,當然是因為我身邊那個眼底明明快要冒火了,卻在努力裝微笑的男孩子的出現。

    和蘇亦的建交基本算是沒有希望了,眼瞅着他火速離開的背影,我瞬間覺得這一晚上的陪喝賣笑都付了流水,就陰恻恻地轉過臉來,緩緩地對遲軒說了句:“你完了。”

    遲軒盯着蘇亦的背影看了好一會兒,轉過臉,微笑變成了冷笑:“是嗎?”

    他明明隻說了兩個字,我卻身子一顫。

    “背着我來相親?”他一字一頓,笑得像是要殺人,“很好。”

    chapter 1 你不過仗着我欠你

    如你所見,這就是遲軒。

    他和我住在一起,脾氣暴,口舌毒,渾身上下唯一可取的,是他那張迷倒了不少無知少女的臉。

    我不是無知少女,我比他大了五歲,于是我很冷靜,很氣憤地對他說:“你,你等着!”然後……

    撒丫子就要跑路。

    剛跑了沒幾步,一隻手拎住了我的衣領。我默默地在心底哀号一聲。

    遲軒繃緊了那張臉,順手就把我丢進了剛攔下的出租車裡面。

    我扶着車窗玻璃飲泣,完了,這下,是真的完了。

    一路上,遲軒陰沉着那張臉,一直在緻力于spy冰山,他一不說話我就害怕,可一想到我對蘇亦死纏爛打了那麼久,将成的好事居然被他三言兩語就給破壞了,我很窩火。

    于是,一路上,我們倆誰都沒理誰,大張旗鼓地僵持着。

    什麼,我叫什麼?

    我叫江喬諾。

    這個名字,拜我爹所賜。

    我的老爹是初中語文老師,他認為自己既然是教語文的,就一定要把自家孩子的名字取得意義隽永些。

    所以,當初為我取這名兒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将自己的姓和我老媽的姓并列在了一起,然後加了個諾言的諾字,以“江喬之諾”的意義為出發點,齊齊镌刻進了自己女兒的名字裡去。

    我從小到大都覺得自己的名字挺好聽的,可是天殺的,遲軒次聽到我的名字時居然笑得前仰後合,他那張秀逸瑩潤的面龐上,挂滿了讓人怒火中燒的譏諷笑容。

    “江喬諾?”

    無論時隔多久,我都記得他當初那副苦苦壓制笑意的表情,他那雙黑曜曜宛若寶石的眼睛盯着我的臉,煞是認真地問我:“是取曹操給江東二喬承諾的意思嗎?”

    就這樣,我“很榮幸”地擁有了一個專屬于遲軒一個人的昵稱——江二喬。新禦宅屋

    二二二……你才二!

    我二十三歲,他十八歲,他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心情極好或者極不好的時候叫我媽,平常就一口一句江二喬,或者江喬諾——每每想到,我就有一種輩分上無法定位的感覺。

    當然,此時此刻我早忘了什麼輩分不輩分的了,我現在最切身的感覺,是窩火。

    回到家,件事當然是對遲軒進行後續教育。

    我坐在凳子上氣焰嚣張地指着他的臉叫嚣。

    “知不知道蘇亦是誰?他是我們研究生部的學生會主席!”

    “主席是什麼?主席就是我這個文藝部部長的頂頭上司!”

    “你今天讓我得罪了他,我我……我以後還要不要在學生會混了?!”

    遲軒倚着冰箱站着,我說三句,他隻說一句:“得罪他?因為我耽誤了他占你便宜嗎?”

    他這句話一針見血,我頓時臉面漲紅:“他說要做我男朋友的!”

    遲軒冷笑一聲,然後目光灼灼地盯着我的臉,他似笑非笑地說:“江喬諾,你不是一再标榜你不相信什麼愛情,也不稀罕什麼男朋友嗎?”

    我确實說過這話。

    記得那時候,我和遲軒一起看了場電影,很純愛的那種,看完之後,他臉色有些不自然地問我對愛情什麼的有什麼看法,我當時正值被人甩了的低落期,張嘴就說了上面那兩句話。

    我說完,他那張臉莫名其妙地就黑了。

    我估摸着,他大概是嫌我煞風景吧。

    可是,那個時候,是我剛剛被人給甩了,此一時彼一時,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不能照搬往日經驗的。

    我很理直氣壯地哼了一聲:“誰說男朋友就代表着愛情啊,我是要找個鐵飯碗,長期飯票,義務接送員,不用擔心透支的銀行卡……”

    最重要的是,要用來搪塞我媽。

    我的演說尚未結束,遲軒聽不下去了,扭頭進了廚房。

    說起來,我是他“媽”,但是他在家的時候,多數都是不用我下廚的——好吧,是我不肯下。

    遲軒在廚房裡叮叮咣咣了大半晌,我剛洗完澡出來拿毛巾擦着頭發,就見他鎖着眉尖朝我走過來,很鄭重其事地說:“鍋壞了。”

    我沖進廚房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壞掉的何止是鍋,還有什麼勺啊叉啊刀啊盆啊,更甚者,就連電磁爐都罷工了。

    我扭頭看了他一眼:“你煮炸藥了?”

    他眉尖一挑:“煮的蘇亦。”

    我愣了愣,然後賊笑。

    “我說,你不會是……在吃醋吧?我是你媽哎。”

    鍋壞了,隻能出去吃。遲軒橫我一眼,率先出了屋,走到門口見我還在原地站着,好看的眉毛立刻就皺起來了:“你已經老到走不動了?”

    我甩下毛巾,本來準備條件反射般地反罵回去,結果忽然想起了一件挺重要的事,就邊走邊問他:“今天不是周末啊,你怎麼也回來了?”

    我和遲軒都是n大的學生,隻不過我是研二,他是大一。我們研究生部的課向來少,所以不到周末也可以回家的,可遲軒剛剛大一,按道理來說很多必修的專業課都在這一學年,他是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回來的。

    聽到我的問話,遲軒卻并不答,他伸手拽住我走到門外,鎖了門,然後扭過臉來,一臉挑釁地說了一句讓我站不住的話。

    “我女朋友懷孕了,得去醫院,回來找你拿錢。”

    我蒙了。

    遲軒那副表情,挑釁極了。

    他像是緻力于要把我激怒似的,緊緊盯着我的眼睛不說,嘴角還勾着一抹譏諷的笑。

    我被雷得六神無主,難以置信地張了張嘴巴。

    “懷……懷孕?”

    遲軒他才大一,怎麼就……我越想越是心驚,一把揪住他的胳膊:“到底怎麼回事?你快說清楚!”

    他涼涼地睨我一眼,閑閑地說:“我女朋友,懷孕了。哪個字你不明白了?”

    我腦袋有點蒙:“你什麼時候交女朋友了?”

    遲軒當場就笑了:“你不會是,要追究我談戀愛吧?”

    他漆黑沉靜的眼睛盯着我,眼神莫測,緩緩地說:“你不相信愛情,我可信的。”

    他的眼神太古怪,害得我的心漏跳了一拍,我挺了挺胸,氣沖沖地說:“别廢話!你把事情給我說清楚!不說清楚,我沒法對你媽交代!”

    “說清楚?”遲軒秀逸的嘴角勾着玩味的笑,他一步步走過來,眼瞳漆黑,目光灼熱,他一字一頓地說:“說清楚什麼?說我和她怎麼 嗎?”

    他的表情和語氣都太過挑釁,我真的快要氣炸了,擡手就要扇他的臉,卻被他一把攥住了手腕。

    他眸光幽深地盯着我,英俊的眉眼裡忽然就掀起了一層濃濃的狠厲,他逼近我的臉,寒着聲音問我:“對我媽交代?你的心裡就隻記着我媽,對嗎?”

    我身子一顫。

    他冷冷地笑了一聲:“如果不是她救了你一命,如果不是她為了救你而死,如果不是她托付你照顧我,你早把我丢出去了,是不是?”

    我們認識的這三個月來,遲軒素來很淡漠,雖然他牙尖嘴利口舌不饒人,但也從來沒對我說過這麼激烈的話。新禦宅屋

    我本想搖頭說不是這樣的,可是一想起懷孕的事,我也氣得不輕,想也不想地張嘴直接反駁:“對,是因為你媽,全是因為你媽!如果不是車禍的時候她幫我擋了一下,我怎麼會欠她一條命?如果不是欠她一條命,我……我為什麼要受你的氣?!”

    “哈!”遲軒怒極反笑,英俊秀逸的眉眼徹底被厲色籠罩住了,他揪住我的胳膊,指甲幾乎掐進我的皮膚裡,“所以,你如今找到了男人,就是要把我扔出去了?”

    我愣,我什麼時候找到男人了?

    下一秒,我愕然回神,他不會是在說……蘇亦吧?

    我張嘴想要反駁,卻被噙着冷笑的遲軒直接打斷。

    “你喜歡蘇亦整整四年,又特意為了他留在n大讀研,如今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嫌我礙眼了是嗎?”

    他的話,讓我的眼皮很是兇狠地跳了一下。

    我什麼時候嫌他礙事了?

    再說了,我喜歡了四年的那個人,根本就不是蘇亦啊……

    明知道他是誤會了,可是我還沒來得及說話,遲軒眉尖忽然一凝,他霍地傾 來,張嘴在我嘴角不輕不重地咬了一口。

    我渾身僵硬。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